百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 第二千零三十一章:陷入的深思
最快更新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
    “你是说楼兰峰?那他人呢?”楼兰峰既然能被楼兰洪天当成徒弟,那心思头脑跟能力肯定都不是一般人能够相比的。
     甚至说,楼兰峰如果可以,他比宫中任何人都要厉害。
     这样的人是敌人,那就像潜伏在草丛里的毒蛇,随时准备跳起来咬死人。
     这样的人,太过危险,尤其是他就藏在暗处盯着你,让你随时有这种危机好。
     “跑了!”楼兰洪天说到这里,双眼满是阴仄,他也没想到竟然会让他又跑了。
     这个人,一直都是他不愿提起的,甚至可以说,从来没想过会走向敌对的。
     可现在,他不仅要跟自己战,之前还伤了不少人,不过他也落得什么好,现在生死未卜。
     依着楼兰洪天对他的了解,他肯定不会死的。
     都说狡兔三窟,而他就是只狡猾的狐狸,不然当初也不可能从他手里逃走,而现在的他,更是成长到了一定的位置,哪里那么容易死。
     这次他失败,也不过是被楼兰诺给突然袭击,没给他反应的机会,而他最擅长的就是隐藏,只怕这次又会躲藏许久。
     “玉儿放心,别看爹爹年纪大了,可我还不是那么容易死的,那么多人想爹爹死,爹爹都是提前送他们下地狱去探路。
     至于我,我打算明天上朝的时候把你的身份公之于众,让女皇写进族谱,放心,爹爹不会给你招惹麻烦,也只是让亲近的几个人知道。
     等办完这件事,这里也就没我什么事了,反正都是要出去逛逛,到时候我想跟你一起去北辰国看看。
     我还没见过我的小外孙呢,正好趁着还能走动一起去看看,你看……”楼兰洪天感觉这才是件大事,所以特意过来跟玉瑶商量一番。
     玉瑶嘴角抽搐几下,心中暗道:事情都被他想好了,他还来问她干什么?
     刚才不知道谁说自己不那么容易死,转眼又说趁着年轻,还真是……
     算了,不能跟老人一般计较。
     玉瑶忍不住心里吐槽道。
     半响,楼兰洪天也没见玉瑶开口,看着她深锁的眉头,以为她不满,“那个玉儿……你都认爹爹了,你看反正就是写个名字,你总不想爹把这么多家当都留着充公吧?
     我那些侄子侄女倒是虎视眈眈的,可本王的东西,当然是留给外孙他们。
     你就勉为其难把名字记上,不用改写的时候加上楼兰就行,你看……
     你娘死的早,要是让她知道你认祖归宗了,也肯定高兴。”
     听楼兰洪天提到楼兰媚,玉瑶的眉头更加紧锁,担心再不答应这家伙能把祖宗十八代都搬出来,不悦的点头,“行!”
     名字也不过是加一个姓氏,她倒是没什么,反正她依旧叫玉瑶,足够了,就满足一下这个老东西的心愿。
     “真的?我就知道玉儿肯定能答应,那你先好好休息,明天咱们就进宫。”楼兰洪天乐癫癫的走了,他得去把好消息告诉媚儿,他们的孩子终于肯承认了,真是太好了。
     至于他刚收到的书信,也就不必拿给玉儿看了,免得让玉儿只记得她小姨跟姨丈的好,来分了他的宠。
     玉瑶回到房间,早就将幽冥鬼花放在了空间里。
     难怪他们查了这么久都没消息,原来一直都在楼兰峰那里。
     “怎么了?”陌染看着玉瑶,发现她正坐在桌前呆呆的,有心事。
     “陌染,我爹他……明天让我跟着进宫,顺便把我写进族谱里,我,答应了!”玉瑶有些欲言又止。
     “嗯,应该的,你本来就是他的女儿,现在既然承认了,写进族谱也应该。”陌染毫不在意道。
     “可是我的身份会不会给你惹麻烦?”玉瑶人身上担心别人会借着这个给陌染找茬。
     “不用担心,一切有我,再说,我陌染的媳妇,还由不得别人说三道四,你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陌染的妻子,唯一的妻,你什么都不用想,一切都有我。”陌染从来都没在乎过玉瑶的身份,自然也由不得别人乱说。
     更何况,他也没感觉玉瑶的身份有什么见不得人。
     “瑶儿别担心,你的身份变了,反而是我高攀了,别怕!”陌染安抚道。
     “瞎说什么呢?怎么可能是高攀?”玉瑶怒斥一声。
     “好好,那咱们现在可以安心睡了吗?”
     “嗯,睡吧,等过了明天,咱们就该回北辰去了,早点回去,咱们也好早点给乾哥儿解毒,让他免受点苦。”玉瑶是有些担心北辰承乾了,过了快三个月了,也不知道他体内的毒有没有发作过?
     “这是前天,我收到的消息,咱们是该回去了,北辰睿那边只怕是……”
     信是北辰明轩写的,上面讲了这段时间朝中的一些事,玉瑶不太在乎,最让她吃惊的是有人竟然想潜进陌府,幸好被留下来的初一给察觉,这才没让那人得逞。
     看着小轩儿跟小平安险些被抓,她心里涌出滔天的杀气。
     他们动了北辰承乾还不算,竟然想动她的轩儿跟平安,简直就是找死。
     看来陌府已经不安全了,等回去,是该送平安回雪迷城身边了。
     这样想的,玉瑶也就这样告诉陌染。
     在漆黑的夜色下,玉瑶看不清,陌染那双清冷的眼眸顿时迸发出一股得逞的笑。
     他将信拿给玉瑶的最终目的看来效果不错,现在小平安还小,一直喊瑶儿娘,他几次都想把那小东西给丢出府,简直跟他爹一样的可恨。
     这么点的小家伙就要跟自己抢媳妇,现在丢回雪黎国,也算断了雪迷城跟瑶儿的最后联系,他才能高枕无忧。
     每次看瑶儿还得亲自给雪迷城写信,他的心就像泡进了醋缸里。
     现在知道瑶儿是楼兰洪天的女儿,而楼兰洪天还是雪迷城的叔叔,这样算起来,瑶儿跟雪迷城之间可就是表哥表妹的关系。
     表哥表妹最讨厌了,所以他现在又感觉到危机,要是雪迷城再借着楼兰洪天的关系跟瑶儿联系,那他岂不是……
     所以才有了今天这封信。
     深夜中,陌染将人紧紧靠在怀里,看着她的五官,只觉得这辈子都看不够。
     瑶儿是他的,这辈子都只能是他一个人的,谁都抢不走。
     次日,陌染留在府里,他还要跟白狐联系,吩咐一些事。
     而玉瑶则是被楼兰洪天要求着换上他准备好的衣服,被带进宫里。
     昨天玉瑶临走之前还给楼兰秀雅留下了不少的灵泉水跟灵药,为她补身子用了,至于以后她打算如何用,玉瑶没想过问。
     再次见到楼兰秀雅,她一身金黄的龙袍,果真与昨日的狼狈不同。
     此时的她就像一直翱翔于天际的鹰,高高在上,而身侧的墨白也已经恢复成本来的样子,玉瑶见了他们也只是颔首。
     她并没打算讨好他们,再说,本就相熟,即便身份变了,玉瑶也并不觉得自己比他们低。
     楼兰洪天更不用说了,作为皇叔,根本就没那个自觉,跟着玉瑶站在大殿中,微微躬身行礼。
     楼兰秀雅不傻,根本就不在乎他们的行礼,“皇叔,您今天特意进宫来是……”
     毕竟宫中昨天才被血洗了一遍,楼兰诺造反,让宫中人人自危,还有这段时间已经投靠楼兰诺跟楼兰峰的宫人,楼兰秀雅一个都没打算放过。
     上次就是因为她太过大意,才会被楼兰诺反扑,上次的教训太惨痛,如果不是身边有这么多人,她只怕早就已经倒下了。
     这样的事绝不能再重复,她必然要血洗宫中,全都换成可以信赖的自己人。
     这样一番行动,自然是大动作,朝中人人自危,时刻担心被女皇清算,而楼兰洪天突然出现在宫中,肯定是有要紧事。
     “那个女皇,臣……”楼兰洪天还没说完就被楼兰秀雅打断了。
     “皇叔,您之前可不是这样喊我的,怎么当着姐姐的面反而见外了?”楼兰秀雅对楼兰洪天非常敬畏,所以在他面前,楼兰秀雅也乐意放下身为皇上的威严。
     “行,那皇叔就不跟小丫头客气了,玉儿呢是皇叔跟当初的圣女楼兰媚所生,当时你皇婶被奸人所害,所以才会让玉儿流落在外,我好不容易找她先回来,今天就让她认祖归宗。”楼兰洪天当时很疼楼兰秀雅,在她小的时候经常去摄政王府玩儿。
     可以说,楼兰洪天是把楼兰秀雅当成亲生女儿带的。
     “真的?那姐姐答应了?”楼兰秀雅在陌府住了两年,也算了解玉瑶,不由得开口问道。
     “你这丫头,都是女皇了还这么不稳重,你姐要是不答应,她能跟着进宫来?”楼兰洪天得意的瞪她一眼,被小辈儿打趣,楼兰洪天有些不满。
     旁边的墨白却是心里暗惊。
     没想到妻主跟摄政王私底下竟然是这样的相处方式,可当初妻主却要让自己去试探他。
     他怎么就忘记了,眼前的人并不止是他的妻主,她还是梁国的女皇。
     她的身份已经不容许她再轻易相信任何人,更何况摄政王已经十几年都不曾回来过,儿时的感情又能剩下多少?而现在的妻主,心里又在想些什么?
     现在他们感情甚笃,那以后呢?墨白陷入了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