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寒门贵子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彭城之战,左虎生威
最快更新寒门贵子 !
    回到金陵,徐佑从尚书省搬入大将军府的白虎堂办公,正式进入战时状态。
     他亲手操刀了反击檄文,历数卜天不仁不义、不忠不孝、叛国负恩、甘为索虏奴的卑鄙无耻行径,再讽刺魏主只为个人欲壑,枉顾百姓福祉,单方面撕毁逐鹿营之盟,背信弃义,当代天罚罪,和天下共讨之。
     然后发出多道谕令:
     命豫州刺史左彣为征北大都督,持节,统调诸军。
     命兖州刺史齐啸为先锋,立即北上,率兖洲军和徐州军,在彭城驻扎。
     命山宗为徐州刺史,率幽都军随后赶到,会合齐啸部,至左彣帐下听调。
     命荆州刺史檀孝祖率荆州军为战略后备力量,随时准备支援左彣。
     命洛州刺史叶珉、秦州刺史朱礼,联手攻克洛阳,将战火推进到黄河北岸。
     命曹擎率中军严守金陵及周边重镇,防止发生动乱。
     命有司负责粮草筹备、军械制造、务必保质保量供应前线。
     命各州都督府严格监控辖境内的动向,禁制百人以上的集会,凡是趁机闹事的皆处以极刑。
     ……
     经过这四年的发展,楚国国力突飞猛进,人口暴涨,府库充盈,但经过精兵策略,军队数量反而降低了三成。
     此次对北魏用兵,各军共出动了八万人,后勤方面完全没有压力,还能时不时的改善下伙食。
     这是对北魏最大的优势。
     打仗,打的是后勤,是钱粮,是持续性和国家的承受力。
     这些方面,楚国完胜。
     不过,青州改易旗帜,瞬间五郡沦陷,楚魏前线推进到了彭城附近,双方排兵布阵,局势紧绷,一触即发。
     十一月底,魏军从三路率先发动进攻,左右两路势如破竹,先后克琅琊郡、兰陵郡、高平郡和东海郡。
     中路由城阳王带领,长驱直入,逼近彭城,在泗水岸驻扎。
     齐啸的战略就是集中优势兵力,不管敌人几路来,他只一路去,趁中路魏军立足未稳,又因东西两路的大胜起了骄纵之心,不把彭城守军放在眼里,遂率五千精锐趁夜里渡过泗水,猛攻魏军营寨。
     魏军不及防备,登时大乱,仓促后撤三十里,危机之时,全仰仗镇东将军杨峦站了出来。
     他年过七旬,长髯花白,可有万夫不当之勇,受命率两千骑兵断后,赤膊冲入楚军阵中,杀入杀出三次,腿上中箭,竟生生折断箭矢,横刀马背,大喝道:“杨峦在此,鼠辈谁敢来战?”
     魏军气势大盛,硬生生顶住了楚军的进攻,且有反击之勇,齐啸见势不妙,忙收兵回城。
     此战,阵斩魏军七千余人,算是大胜。若非杨峦勇冠三军,说不定能一战击溃中路军。
     城阳王吃了这次大亏,后面稳扎稳打,等到三路会合一处,再次强渡泗水,包围了彭城。
     然后,彭城半月不克。
     出师不捷,元瑜从邺都发来措辞严厉的旨意。城阳王压力颇大,不顾麾下劝阻,把大营从北岸搬到了南岸,距离彭城仅仅十余里,并在泗水架设了两座宽阔的木桥,以供连接南北,输送粮草。
     然后沿着南岸建堡垒无数,打定主意,彻底围死彭城。
     山宗带幽都军赶到下邳,得左彣密令,佯装醉酒,吐露与齐啸不和的往事,今乐得看他笑话,故屯兵不动。
     侯官曹侦知,禀告城阳王,城阳王大喜,不再以重兵防守下邳的山宗部,再次集结兵力,猛攻彭城。
     可彭城就像是铜墙铁壁,双方每日交战数十次,却苦无丝毫进展。
     围城整整两月,至来年开春,河冰解冻,杨峦心怀忧虑,对城阳王道:“彭城久战不下,三军俱疲,窃以为当退兵为上。先回师巩固青州战果,日后再南下寻找战机。如若不然,春夏之际,雨水增多,楚军在上游筑坝,恐有不测之祸……”
     城阳王忙命人监测水文,并无丝毫变化,又派出侦骑沿河巡查二十里,也无异样,笑道:“泗水湍急,筑坝至少得征发民夫数万,耗费数月乃至一年之功,方能奏效。等到那时,彭城早为我主治下乐土了……”
     杨峦想想也是其理,于是魏军不再关注上游动向。
     与此同时,趁魏军主力完全陷在彭城,左彣率豫州军不走大道,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动至泗水上游五十里。
     工部派遣了大批精通地理星象、水文观测和土木工程的五馆学毕业生随军,用天工坊研发的钢筋、水泥和砖石,仅用七天,就在泗水上游建造了一座拦河大坝。
     另一个时空的萧衍在淮河建造浮山堰,征民夫二十多万人,前后累死了有十几万,耗时两年多方成。结果五个月就被淮水冲垮,又淹死了下游十几万人。
     豆腐渣工程误国害民,恐怖如斯!
     然而在这个时空,历史进程发生了逆转,进入三月,接连天降暴雨,泗水因而暴涨,左彣一声令下,在夜间炸毁了大坝,汹涌的怒浪,裹挟滔天之势,席卷而至。
     彭城两岸,立成泽国,不仅冲垮了魏军建造的两座木桥,将两岸魏军分割开来,还把正在南岸围攻彭城的魏军主力的半数喂了鱼鳖。
     幸得事前已把周遭百姓尽数迁入城中,损伤不大。
     左彣立刻率豫州军乘海龙舟顺流而下,守在下邳摸鱼摸了三个月的山宗也同时率幽都军逆流而上。
     双方会合,联手彭城内的齐啸部,先聚歼南岸残敌,然后渡过泗水,奋勇血战彻夜,击溃惊慌失措的北岸魏军。
     城阳王在杨峦的掩护下仓皇北逃,身后的魏军浮尸枕藉百余里,泗水为之断流。
     左彣趁胜追击,收服徐州丢失的数,然后攻入青州境内,卜天的青州军也随之哗变,卜天仅以身免,逃往邺都。
     闻知前线惨被,元瑜托着病体,征发六州二十万兵,亲自出征,迅速在黄河边稳住阵势,接应败兵回国。
     左彣也收到徐佑的谕令,心知北魏根基深厚,眼下还不到灭国的时机,在黄河南岸耀武扬威的晃了一圈,命麾下数万人齐声高喊:“魏主改名叫元娘,回家绣花莫谈兵。”
     然后留下大将镇守边界,班师回朝。
     彭城之战,魏军精锐死伤近十万,被俘两万人,仅有三万多的兵力残存,从此再无力南下。
     左彣威震天下,人称左虎,魏人闻名而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