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猎户出山 > 第1452章 不疼
最快更新猎户出山 !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陆山民实在拿二蛋没有办法,他本想请老婆婆出马收拾这小王八蛋,但是想想还是算了。
     凡学习一途,必须自觉自砺,要不然哪怕是一天学上二十四小时,只过脑不入心也是枉然。自主用心学习事半功倍,强迫填鸭只会事倍功半。
     花妞儿已经能入定冥想一个小时。二蛋仍然是心浮气躁,完全静不下心来,唯一能静下来的时候就是睡着了。
     院子里,花妞儿踏着太极步,小手缓慢的画圆推拉,一招一式颇有章法,随着太极游的展开,牵动着天地之气微不可察的游走,落在小女孩儿身前的雪花微微荡漾。
     二蛋扎着个马步一动不动,时不时传来轻微的呼噜声。
     老婆婆端上一碗热茶递给陆山民,“小伙子,谢谢你”。
     陆山民双手接过搪瓷碗,说道:“老婆婆,该我谢谢你才对”。
     老婆婆一脸的慈祥,“不过是多双筷子多个碗,不用客气”。
     陆山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来实在惭愧,路上把钱丢了,我身上又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白吃白喝了您好几天”。
     老婆婆笑了笑,“我们祖孙三人住在深山之中,一年难得有人来,说实话,能遇上你我很高兴”。说着指了指院子里的两个孩子,“他们也很高兴”。
     陆山民看向两个孩子,“他们都是极其聪慧的孩子,将来一定不是普通人”。
     听到陆山民的赞扬,老婆婆很高兴,说道:“花妞儿是个懂事的孩子,别看她才只有五岁,已经能帮我做饭洗衣服了,像个小大人一样。”
     “我这孙子啊”!说道二蛋,老婆婆叹了口气,“聪明是聪明,就是太调皮了。遇到喜欢的事情,他能没日没夜的捣鼓几天,要是不喜欢啊,摁着他的头也不会做,是个倔脾气”。
     陆山民点了点头,本想教他们一套太极游当做这几天的饭钱,偏偏这小子不收。
     陆山民欠过钱,那种感觉能够让人夜不能寐,很不好受。这小子不收,硬是让他吃饭都不香。
     陆山民见老婆婆一直看着他,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
     “老婆婆,您有话要对我说吗”?
     老婆婆张了张嘴,慈祥的笑容中带着一抹为难,半晌之后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去看看馒头蒸好了没有”。
     老婆婆进屋之后,陆山民起身走到二蛋面前,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直接将他拍进了雪地里。
     “谁打我”?小男孩儿从梦中惊醒,以极快的动作从雪地里翻身站起,小拳头握的紧紧的,一双大眼睛气呼呼的盯着陆山民。
     陆山民一把抓住小男孩儿的衣领,像拎小鸡一样把他拎在半空中,大步朝着院子外走去。
     “我这人不喜欢欠债,今天你是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
     小男孩儿在半空中张牙舞爪,像一头狼崽子般嗷嗷直叫。“要本事放开我,我要跟你单挑”!
     院子外有一片小树林,稀稀落落长着粗细不一的雪松。
     出了院子,陆山民一把将小男孩儿扔进了树林里,雪很深,直接将他淹没在了其中。
     二蛋在雪地里扑腾了半天才露出了头,嗷嗷直叫着要找陆山民拼命。
     不待他从雪地里爬出来,陆山民一拳打在一棵
     大腿粗的雪松上。
     只听‘咔嚓’一声,雪松应声而断。
     小男儿震惊得忘记了嚎叫,长大嘴巴直勾勾的望着陆山民,眼中的愤怒变成了无尽的崇拜。
     树上的雪花扑扑朔朔落下,落在了小男孩儿头上、脸上,还有嘴上,积雪装满了他张大的嘴。
     小男孩儿一口吞掉嘴里的雪,连滚带爬的跑到陆山民身边。
     “我要学这个”!
     陆山民转过身,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你之前不是也说要学扔雪球的方法吗”?
     “这次不一样”!二蛋转到陆山民身前,“这次我一定好好学”。
     陆山民俯身盯着小男孩儿的眼睛,“会很苦”。
     “我不怕苦”。
     “会很痛”。
     “我不怕痛”。
     “我很累”。
     “我不怕累”。
     “会很无聊”。
     “我不···”二蛋顺口说了一半,问道:“有多无聊”?
     “无聊到会一直苦、痛、累,没完没了,无休无止”。
     小男孩儿这一次没有立刻答应,而是非常认真的思考了很久。
     “我不怕”!
     “男人说话要算话”!
     小男孩儿昂起头,脸上展露出与之年龄毫不相称的刚强和坚毅,“我们塞北的汉子从来都是说一不二”。
     “好”!
     话音一落,陆山民抬起就是一脚踹在二蛋的肚子上。
     只听他啊的一声惨叫,飞出去几米,再次落入之前掉件去的雪坑。
     雪坑里扑腾扑腾雪花飞溅,小男孩儿半天才探出头来,张口就骂,“我艹你····”。
     还没骂出来,陆山民已经一步跨到身前,扯起衣领就将他从雪地里提了出来。
     然后二蛋只听到呼呼风声,一阵天旋地转之后重重的落在地上。
     “啊”!
     “疼不疼”?陆山民走到二蛋身前,背着手,俯着声,面带笑容的问道。
     “疼、、、疼、、、疼死了、、”。二蛋仰面躺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
     “啧啧啧啧”,陆山民一边叹息一边摇头,“我看还是算了,你吃不了这个苦的”。
     小男孩儿嗖的一声起身,睁大眼睛与陆山民对视,“不疼”!
     “真不疼”?
     “真、不疼”!
     “啊”!陆山民抬脚又是一脚,空中又是一声惨叫。
     二蛋落地之后,溅起一片雪花。“我去你大爷,我还没准备好”!
     陆山民再次走到他的身前,“疼不疼”?
     “不疼”!二蛋爬起身来,牙齿咯咯打架。
     此刻在院子里冥想的花妞儿被惨叫声惊醒,看着二蛋被陆山民当成皮球一样踢来踢去,吓得目瞪口呆。
     见陆山民直起腰,二蛋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
     不过陆山民这次没有再踢他,而是转身朝林子里走去,一边走一边东看看、细看看。
     二蛋昂起头,对着陆山民喊道:“就这?也太小儿科了吧”。
     陆山民在林子里转了一圈,终于在一棵拇指粗的小松树前停了下来,然后挥手一劈,松树齐整的断成两截。
     然后转过身,以手做刀,一边劈砍去树干上的枝丫,一边念念有词,‘嗯,这根合适’。
     二蛋扯了扯嘴角,有些后悔刚才喊出的话。
     陆山民满脸笑容的
     走到二蛋身边,抬起又是一脚,随着‘啊’的一声惨叫,直接将他踹出去七八米,直接将他送进了院子中,刚好落在花妞儿的身前。
     若是以往,陆山民断然不敢这样踢人,但与更元道长一战,再加上与吕不归一战,他对内气的控制已经到了如臂使唤的地步,这一脚看似势大力沉,实际上踢在二蛋身上的力量很有限,之所以能把他踢这么远,那是因为内气的推送。
     陆山民走进院子,将劈成木棍形状的松树枝递给了一脸茫然的花妞儿。然后坐在门槛上喝了一口茶,茶在火盆前尚有余温,还未完全冷去。
     “花妞儿,打他”!
     “啊”?小女孩儿握了握手里的棍子,有些不安的看着二蛋。
     二蛋爬起身来,挺起胸膛,“你没听见吗,让你打”。
     小女孩儿看了看陆山民,再看了看二蛋,“那我真打啰”。
     二蛋豪迈的挥了挥手,“真啰嗦”。
     “啊”!
     二蛋的惨叫吓得花妞儿后退了一步,一脸无辜的说道:“是你让我打的”。
     二蛋紧紧的咬着牙关,“你怎么跟他一样,打之前说一声好吗,我还没准备好”。
     陆山民含笑看着院子中的两个小孩儿,满意的笑了笑。“轻了,再加大点力”。
     二蛋砸好马步,双拳紧握,这一次,他绷紧了全身的肌肉,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吼道:“来吧”!
     “啪”!花妞儿这次加大了一分力气,二蛋这次只是闷哼了一声,没有叫出声来。
     打完之后,花妞儿转头看向陆山民,“还打吗”?
     陆山民点了点头,“还是轻了”。
     “啪”!
     “哼”!
     陆山民摇了摇头,“还是轻了”。
     花妞儿哦了一声,双手紧紧的握住棍子,深吸一口气,紧紧的咬着牙关,瞪圆了眼睛。
     棍子带着风的声音呼啸而过,‘砰’的一声打在二蛋的肚子上。
     “噗通”一声,二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铁青,张开嘴巴,半天只有出气没有进去。
     陆山民抓起一个雪球扔过去,雪球打在二蛋的天阙穴上,他才哦的一声缓过气来。
     “花妞儿,重了”。
     花妞儿挠了挠头,“还打吗”?
     陆山民幸灾乐祸的看着二蛋,这几天被他折腾得够呛,现在是心情无限好啊。
     “还打吗”?
     “打”!二蛋站起身来,额头上满是汗水。
     “砰”!花妞儿挥舞着棍子又是一棍,再一次将二蛋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花妞儿转头看向陆山民,露出一抹天真的笑容,似乎再问打得好不好。
     陆山民笑了笑,“花妞儿,女孩子要温柔,再轻一点点”。
     花妞儿哦了一声,减轻了一丝力量,一棍子打在已经起身的二蛋身上。
     这一次,二蛋闷哼了一声,摇晃了两下,没有跌倒。
     陆山民满意的点了点头,“就是这个力道,以后每天打一次,前胸二十棍,腹部二十棍,后背二十棍,腰部二十棍,左右大腿各二十棍,左右小腿各二十棍,双臂各二十棍。一棍不能多,多了会打坏他,一棍也不能少,少了达不到效果。记住了吗”?
     花妞儿乖巧的点了点头,“记住了”。
     陆山民笑呵呵的看向二蛋,问道:“疼不疼”?
     “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