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九百七十章 新的天坑
最快更新神话版三国 !

    有个鬼的办法,要是能轻松容易的将交通物流的中心点下沉到村寨,并且能成功的运行起来,那后世物流业也不至于搞成那个鬼样。

     真要是有一家公司能做到渗透到地方乡村内部,进行物流配送的话,并且能按时送抵,只要保证盈利,算了,也不求盈利了,只要能保证不亏损,但凡能存在就足够挤死当前几乎所有的物流业了。

     虽说从逻辑上讲农村人口和城市人口是对半分的,但是城市人口的集中度远远超过农村,正因为这种劳动力的富裕程度,才带动了其他产业的发展,进而才有了进一步集中。

     故而占全国百分之五十的城市人口,其所集中的点在地图上的分布和剩下百分之五十的农村人口,所集中的点在地图上的分布完全是两个概念,简单来讲就是城区一个街道办的人口密集程度,远大于一个同面积的村寨。

     这也就导致,部分服务业在城区能真正做起来,但是在农村基本无法做起来,而物流业的本质是服务业,而人口的规模注定了这个服务业的上限,这也就导致城市物流可以送到家门口,但是农村物流,可能送到的地方距离你家还有十几里。

     同样反过来说的话,如果能在农村做到直送家门口的话,恐怕也不用玩什么农村包围城市了,直接正面交手,就足够锤死其他同行了。

     然而做不到,至少截至目前没有一个物流行业做到了这一步。

     哪怕是邮政,只是达到了绝对能送到全国各地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有需求,就绝对能送到,但要完全符合物流业的时效性,准确性,邮政也顶不住这个成本的。

     所以这玩意儿本质上就是一个死局,但不管死局不死局,这东西都得做,运输保管和配送的过程,本身就是对本土资源的调剂,古代不是没有资源,而是资源没办法完成正确的调配。

     最简单的一条,周瑜早先的时候,一文钱三个椰子周瑜都卖呢,纯属无本的买卖,可这是因为周瑜彻底攻占了东南亚,实际上早先的时候,在汉成帝年间,椰子还属于珍品,甚至再往前司马相如写上林赋的时候,更是皇家珍品。

     从某种角度讲,这实际上就纯粹是物流交通的问题,就跟杨贵妃吃荔枝一样,杜牧写说是“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为的就是凸显这种奢靡。

     可到了苏轼的时候,就变成了“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苏轼这种吃法可比杨贵妃夸张多了,直接奔着糖尿病而去了。

     说白了,不就是物资调配的问题吗?不就是资源整合的问题吗?

     诚然陈曦有很多的问题解决不了,可相对比较简单,但是在这个时代没人注意到的那些,陈曦确实能解决的。

     比方说荆襄江陵那些本地人吃的不喜欢吃的蜜桔,比方说北方人处理都觉得麻烦的柿子等等。

     这些在不同的地方志之中的记录都是珍品,那么陈曦要做的就是将这些东西输送到认为这些东西很珍贵的地方。

     在这一波交换之中,南方北方的人都拿到了自己所言的珍品,并且在交换的过程之中,都赚到了一笔款子,而官方在这一过程之中也抽到了部分的税收,物资交换的过程,也创造了一些岗位。

     这就是皆大欢喜,然而做好这些的第一步就是孙乾的道路交通,而第二步就是简雍的交通物流和糜竺的商会物资调配。

     这些是陈曦也无法做到的,他知道方向,但要做好,说实话,这东西后世没有参考答案,因为摸着良心说,后世也是在尽可能的往好了做,但要说做到让所有人认同的水平,恐怕还差的很远。

     “你也解决不了啊。”刘备在一旁帮腔道,他是真的拿陈曦当万能之人用,这年头他还没见过陈曦存在真正做不到的事情,一般情况下,都是时代限制了陈曦的上限,而不是陈曦自己到上限了。

     “我倒也不是解决不了,而是我没有最优解,再加上这个本身就是在不断推进的,就跟公佑的路桥建设一样,其本身就要不断地推进。”陈曦叹了口气,“实际上真要解决是能解决的。”

     和后世最大的不同在于,陈曦在雪灾之后可以摸着良心说,自己确实是完成了集村并寨,这可以说是陈曦能明确表示自己确实是超过了后世的地方,这也就意味着陈曦有了比后世更为明确的下沉方式。

     虽说难度依旧很丧心病狂,但从理论上讲,在明确完成了集村并寨之后,物流交通运输的效率达到后世的水平,从理论上讲确实是应该能送到各家各户的,因为从配送时的人口密集度比例而言,城乡之间是完全相同的。

     至于道路行进距离的区别,这实际上更多是国营交通网络的问题,而这一点后世已经尽可能的进行了解决,故而完成了集村并寨之后,其实是可以达到理论完美状态的。

     可问题在于,陈曦靠着雪灾和青藏地区拂沃德对于延边郡县的威胁完成了集村并寨,但陈曦的物流网络效率是达不到后世水准的。

     物流园的建设,物资的集散调配什么的也都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准,所以就算有了所谓的较为明确的推进方式,也依旧需要简雍去做,而且随着简雍的深入,简雍就会发现,他和糜竺的业务交叉的范围日渐增多,甚至不得不让民营介入自家的官方体系。

     这是不可避免的情况,有些事情官方牵头做框架,要细致渗透下去,光靠官方是不够的,而且就跟计划经济必然僵化,需要开放门槛引入新的搅局者一样,只有简雍来做,就算做成了,最后恐怕也是一个依托驿站,物流园的大型邮政。

     虽说对于这个时代而言,已经非常不错了,但从现实角度而言,仅仅是拉点想要赚钱的人进来,就能做到更好的话,陈曦是不介意事实的,从某种程度上得承认一点,通达顺那些确实是对于物流业有事实的促进,虽说他们的针对性很明确。

     可正因为这些家伙的介入,让官方也确实是腾出来了一部分的资金和人手,去布局更为长远和更需要深入的地方。

     “好了,宪和,我给你问到了方向,回头你找子川了解了解,虽说没有最优解,但至少有个解,你先用着就是了。”刘备扭头对着已经半瘫在座位上的简雍招呼道。

     “不,我觉得子川给的那个解还是不要知道的比较好,我怕要和子仲沟通。”简雍打了一个寒颤,好歹他是自己上手干活,而且干出成果的人物,多多少少也对于下阶段有自己的推测。

     故而在陈曦开口,简雍就隐约察觉到陈曦可能要说啥了,一旦糜竺介入,那就相当于简雍的物流自然的对接了商会的集散能力,壮大是壮大了,可这相当于自己这个网还没搭建起来,那群人就冲进来。

     说实话,简雍寻思着自己现在搭建的玩意儿,根本顶不住这么冲,那群逐利的家伙,看到这种好用的东西,肯定往上贴,再加上各郡县的头头脑脑肯定是来者不拒。

     毕竟那些人都是带着原本不好来到这边,或者能来到,但是价格比较高的物资过来的,尤其是物流转运的专业化,使得这些东西的价格骤然下降,这对于各地的头头脑脑来说可是大喜事。

     甚至更实际一些讲,这都是政绩,不管什么时候,平稳物价,提高百姓的幸福度,都是政绩的体现,而这简直就是一大波政绩涌来的。

     到了那个时候,哪怕这些人继续拿简雍当爸爸供上,可也不会让简雍驱逐大量的商人离开这个网络,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恐怕民意也不会倒向简雍,这就很糟心了。

     “我还是学公佑吧,现在还是别这样,我拿准入门槛卡着,发放牌照让他们进入。”简雍颇为头疼的说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和糜竺接触,至少要等自家的网络搞到有足够抗冲击的能力之后才行。

     否则一波集散冲垮了物流网络的同时,还造成了物资淤积,最后造成大量的浪费,那真就亏到姥姥家了。

     “那就只能学公佑了,虽说你拒绝的原因我也清楚,我也知道那也是可能出现的情况之一,可迟早要经历这一遭。”陈曦随口说道,后世不也被春运反复考验,到后面不仅习惯了,甚至还进行加赛。

     “现在不行,啥都没准备好,先做好第一阶段,再说其他的,你的方法太过激进,可能你自己靠着自己的能力能控制住,但对于我来说太难了,公佑的方式适合我们这些平庸的人。”简雍坚定的否定。

     “你这也算是平庸?”陈曦上下打量着半瘫在座位上的简雍,“我觉得大概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希望能有你这种平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