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1275章 交易,愿意试一试吗
最快更新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1275章 交易,愿意试一试吗

     整个部落都陷入诡异的安静。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而且件件都超出他们的认知。

     他们一直尊敬,服从的族长,居然是杀害他们父母的凶手。

     而且不是这一代,是代代如此。

     他们一直穷困,一直无法发展起来,他们以为是天命如此,是云气不好。

     可是没人能想得到,是因为没有传承,没有老人。

     “你……我父我母,都是你杀的?”

     终于有个人,不可置信地问出了口。

     当年父母死时,都如今日那个老妇一般,肚痛如搅,口喷鲜血。

     他们都以为是疾病,是他们部落无法逃脱的诅咒。

     可是……居然是被人害的?

     “我……我不知道……”

     族长神色灰败,他真的不知道,一个族中的老人会有这么大的作用。

     他只以为,他们老了,没用了,不能再给族中带来利益,所以,就该去死,把资源节省下来,给更年轻更强壮的人。

     弱肉强食,他们蛮人一代一代,不就是这么生存下来的吗?

     “我杀了你!”

     那名部落子民猛地扑了过来,状若疯狂。

     实在能不能怨他,他的父母都走了没有多久。

     他的父亲是因为在狩猎之时被野兽所咬,失了一条腿。

     可虽然如此,在用火炙烤之后,他也缓了过来,本该能活的,却忽然腹痛而死。

     而他的母亲,是因为父亲病死,一时受不了打击,卧床不起。

     他一直精心侍奉着母亲,好不容易让虚弱的母亲有了一丝求生之意,开始进食,可转眼间,母亲却也死于同样的症状。

     想来,根本就是因为族长觉得他母亲卧床太久,浪费了太多资源,所以才出手了结了他。

     只要不能给族中带来利益,族长就会动手,而根本不管,那个人是不是有康复的可能,是不是只是暂时的。

     他疯了一样往上扑,快扑到族长跟前的时候,周围的人才醒悟过来,连忙拦住他。

     部落里的人都神色复杂地盯着族长。

     以往的崇敬和顺从早都不见了,带着说不出的恨意。

     可是恨意之中,又有着更复杂的情绪。

     族长他……有错吗?

     他的出发点,其实也是想让部落延续下去。

     只是这手段……

     太血腥,也太愚昧。

     那人被拦住,还是不断地咆哮着。

     凤无忧已经把族长放开。

     她今天说的事情,已经足够让族长震撼了,知道他这么多年都杀错了人,甚至可能毁掉他们部落壮大的希望,相信现在他心底一定极不好受。

     就算凤无忧不做什么,他也没有攻击力了。

     族长颓然地跪坐在地上,忽然看向凤无忧。

     凤无忧一怔,眉心轻轻拧起。

     她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果然,只听族长嘶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到了这个时候,他要是再不知道凤无忧的身份不简单,他也白做了这么多年的族长了。

     凤无忧叹了口气,也不想再瞒:“我是玄鸟部的。”

     她还不太想把自己的底牌都抛出去。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族长却是出奇了敏锐,他死盯着凤无忧:“不止这么简单,你是天岚人!”

     这个部落偏远弱小,也没有那么灵通的消息。

     他知道玄鸟部是天岚人建的,却不知道凤无忧和萧惊澜到了蛮荒。

     所以他所能下的最大判断,也就是凤无忧并非蛮荒人。

     凤无忧点了点头:“我的确是天岚人。”

     族长又盯着凤无忧看了几眼,忽然转向自己的族人:“我不配当你们的族长,也不必再维持着这个部落,我听说天岚人对投过去的蛮人都还不错,眼下天岚人就在你们面前,你们收拾东西,跟着她走吧!”

     他说的太干脆了,部落里的子民全都愣住了。

     族长这是……要解散这个部落?

     他们这样弱小的部落,几乎都靠血缘维系。

     部落之中,彼此之间都有着七拐八弯的亲缘关系。

     他们维持着部落,就是在维持着自己的血缘。

     可现在,族长竟然要把部落给解散?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这一支血缘,也要在世上消失?

     “族长!”当即有人叫出了声。

     整个部落当中,就属族长的年纪最大,也向来都是他做决定。

     遇到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下意识地就想要向族长请教主意。

     可叫出了声才想起,这个决定根本就是族长自己做的。

     族长已经心灰意冷,向凤无忧问道:“你们天岚人,的确是会善待投诚的蛮人的,对不对?”

     凤无忧只觉得哭笑不得。

     她来这里纯属意外,最多是想借着他们去找到神泉所在,可没想给自己的玄鸟部拉壮丁。

     可是现在,族长心灰意冷之下,竟好像硬是要把部落塞到她手里。

     要,还是不要?这是个问题。

     片刻之后,凤无忧到底还是做出了决定。

     “如果你们真的愿意去玄鸟部,我倒是可以做主收下。”

     族长沉着面色看着他。

     他早就确认凤无忧可以做主。

     她身上那种上位者的气息,是遮不住的。

     部落子民都没有说话,他们还没从这些事情中缓过神来。

     凤无忧蹲下了身,摸出银针:“我先给你把那虫子解了。”

     这虫子看着可怕,但实则是最初级的那种,解起来并不难。

     尤其现在刚刚灌下去,想办法催吐即可。

     谁料,族长一抬手制止了:“不用!”

     凤无忧动作一停,淡然地看着他。

     族长苦笑:“我杀了这么多人,如今,就让我自己也尝尝这种痛苦。”

     凤无忧眉心微皱,她先前从老妇那里知道病因之后,对这族长确实十分气愤。

     可看他现在的样子,却又觉得,他也并不像想象中那样恶毒。

     她略想了想,站起了身。

     “我只是个外人,的确没有插手你生死的资格。你的错都是对你的族人犯的,你的生死,就由他们来决定吧。”

     说着,束手站在一侧,淡声向部落里其他人说明:“你们都看到了,我能救他,但他不愿让我救。如今,让他活还是让他死,都由你们来决定好了。”

     族人们听着凤无忧的话,全都一脸复杂。

     他们当然是恨族长的,他们每一家,都有亲人死在族长手上。

     可是族长做这些事,又并不是出自公心,而是实实在在地想让部落好。

     这些年,族长分配公允,处事公正,部落里一团和气,大家都和亲人一样,更是在大周和生蛮的夹缝中,一直存活了这么长时间而没有灭族。

     他们真的不知道,族长功多过一些,还是过多一些。

     部落子民们许久也拿不定主意,只是沉默着。

     这时不知谁忽然说了一句:“选神卫的使者们快要来了。”

     这句话,就像石头砸进了水里,一下激起了众人的反应。

     “要快点整备宴席,不然他们不高兴,肯定会拿我们出气。”

     “若是他们故意为难,会连小孩子都带走。”

     “族长,该如何招待,还要你发话。”

     一众人全都看向了族长。

     历来,这件事情都是族长安排的。

     族长虽然卑躬屈膝,可是每次都把他们保全了。

     族长看着他们,摆了摆手:“不必准备宴席了,在使者来之前,你们就跟着这个天岚人走吧。”

     他连散了部落的决定都已经下了,又怎么还会在意大周的使者。

     只要去了玄鸟部,谁还能逼迫他们出神卫候选人?

     从前听命于大周,只是不舍得这片祖祖辈辈生活在此的土地,不舍得让部落的血脉断绝罢了。

     凤无忧挑了挑眉。

     走?

     这可不行。

     一走了之,她要怎么找到神泉。

     “不能走。”她出声。

     “为何?”族长立时怒看向她:“天岚人,你说会接纳我的族人,难道要反悔?”

     “我先前说过了,我要去神泉。”凤无忧淡声说道。

     从知道挑选神卫的人要来开始,她就打着这个主意。

     神卫是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她一定看看那眼神泉到底是什么东西,然后毁了它。

     这件事情,她非做到不可。

     她不会再让这种非自然的东西存在,更不会再让这些人如伤了晦九一般,伤害她身边的人。

     “这种玩笑可不好笑。”族长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凤无忧说道:“我的确喜欢开玩笑,但这件事情没有。”

     她走到族长身边,淡声说道:“我可以给你一样信物,你的族人只要拿着这样信物去玄鸟部,玄鸟部必会接纳你们,并且与族中其他人一视同仁。”

     “我玄鸟部没有欺压人的等级,也没有逼着人去选神卫的习惯,我只希望,所有在我玄鸟部的人,都能吃得饱,穿得暖。就算有什么斗争,也是所有人团结起来,与这片见鬼的蛮荒斗争。”

     “不过,想要做到这件事情,就得让我知道神卫的底细才行。”

     “族长,我们做个交换,你好好地招待大周来使,把我和我的这个伙伴当成神卫候选人交上去,而我……承诺给你和你的族人,一个完全不同的新生活。”

     “这个交易,族长愿意试一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