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悠悠情不眠 > 第2286章 他会上勾吗
最快更新悠悠情不眠 !
    第2286章  他会上勾吗
     “哼,跟你说正经的,你倒是不正经起来了。”肖寒气的无语了。
     凌司楠知道他生气是因为自己忍受着伤口没告诉他,这也是关心则气。“行了,别生气了,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拿安危来开玩笑了,夏溪遥眼睛看不见,如果我不替她挡一下,这玻璃就要割到她脸上去了,人家小姑娘,脸蛋白白嫩嫩的,要是被割花了,那这一辈子就完了。”凌司楠只好继续解释道。
     “好吧,这次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但你现在必须告诉我,你对那个夏溪遥是什么想法?”肖寒目光里有些担忧,他真的怕凌司楠会喜欢她,要是换一个正常的女人,他是不会阻拦的,可对方眼睛有问题啊,这要是让先生和夫人知道了,还不得把他脑袋给削掉?
     “没什么感觉,你别胡思乱想了。”凌司楠白了他一眼,认真的回答。
     “真的?”肖寒还是有些不放心,追问。
     “当然是真的,我是来这边渡劫的,可不是来这里谈情说爱的,这一点,我很明白,也绝对不会牵扯到任何一个无辜的人进来。”凌司楠一脸认真的说道。
     肖寒暗松了一口气,脸色有所缓和:“你能这样想,那我就放心了,她们两姐妹已经安排好了,她姐姐是过来给人家打工的,饭店帮忙,然后顺便带她妹妹过来治眼疾。”
     “嗯,可能是国内没有希望,所以就想出国试试运气。”
     “说实话,我挺佩服她姐姐的,看样子,为了照顾她这个妹妹,没少费力气,把她妹妹打扮的跟个仙女似的,她自己倒是穿着随便,是个狠人。”肖寒淡淡的说道。
     “亲人之间的关怀,是最难得的,她有这样一个姐姐,是她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凌司楠也露出感慨的表情。
     “把衣服穿好,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还有刚才半路上拦截我们的人,也该好好的分析一下。”肖寒目光往凌司楠的上半身看去,已经缠了一圈纱布,精壮结实的身躯,充满男性气息,相信哪个女人要是看见了,肯定要被迷了芳心。
     凌司楠随意的拿了一件衬衣穿上,走了出去。
     “有没有送点东西给她们姐妹吃?”凌司楠淡淡的问。
     “派人送了,放心,不会饿着她们的。”肖寒回答道。
     入夜,凌司楠整理了一番接下来的行程表,起身站在了阳台上,他的卧室阳台正对面的正是夏溪遥两姐妹住的独立小楼,二楼也有一个小阳台,凌司楠所在的楼层较高,所以,他可以更清楚的看到对面二楼阳台的动静。
     男人手里捏着一杯红酒,酒水跟着玻璃杯轻轻摇晃,夜里的风,微凉,这已经是快要入秋的节奏了,凌司楠刚洗过澡,穿着一套灰质的睡袍,气息清冷高贵,目光在夜色中,更显锐利。
     他是不经意的看到对面二楼小阳台上发生的事情,那个女孩子好像也洗了澡,坐在二楼的阳台上吹风,她的姐姐不知道去哪了,她想要去拿旁边的水杯,手指轻轻的摸了过去,却不小心把旁边一个玻璃瓶打碎了,上面养着的花也跟着落地。
     她的姐姐闻声赶了过来,替她收拾好这一切,夏溪遥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两只手紧紧的绞着衣裙,整个人显的很无措。
     凌司楠幽眸半眯着,莫名的,觉的有些心疼。
     花一样的年纪,却无法感受这五彩斑斓的世界,真的很可怜。
     男人安静的喝了一口酒,不知不觉间,他的目光已经停留在夏溪遥身上有几分钟了,看着她紧张,惊慌,最后,又回归平静,双手紧紧的捧着怀里的杯子,慢慢喝着水。
     如果说刚才凌司机的眸底是一片同情,那这会儿,他却更觉的自己像在欣赏一副画,一副不论动态或是静态都极为好看的画卷。
     “她应该看不到我吧。”凌司楠换了一个姿势,继续看着对面。
     他阳台上没有开灯,他又是坐在椅子上的,对面女孩子眼睛看不见,所以,他想怎么放肆的打量她,她都不会知道的。
     想到这里,男人薄唇轻轻勾了一下,仿佛有了自己的一个小密秘一样。只是,凌司楠不知道的是,在他勾唇微笑的时候,对面坐着不动的安静女孩子,心里戏份也很足。
     “他竟然在看我,凌司楠,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不过,看就看吧,反正我的目的就是勾引你,你要是上勾了,可不怪我。”
     夏溪遥的笑,是在眸底,但隔的远,凌司楠根本就发现不了。
     夏华兰收拾好一切,就过来叫夏溪遥去上床睡觉,夏溪遥只好起身,摸索着进入了房间。
     凌司楠还在看着,夏溪遥突然将外套直接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一件米白色的小吊带裙,玉润白晰,骨格均称,绝对称得上是绝美的身材。“咳……”凌司楠正盯着她,突然看到她把外套脱下,里面竟然是如此性格模样,凌司楠差点没被一口酒给咳住,他赶紧狼狈的捂住了薄唇,很小声很隐忍的咳了一声,还紧张的躲在了一盆花的后面。
     夏溪遥当然是故意的,她故意把外套脱下,故意穿着如此性感的小吊带,将自己骄傲的身子半隐半露在他的眸底。
     “呵,喜欢吗?”夏溪遥在心底冷笑了一声。
     凌司楠倒抽了一口冷气,说实话,女孩子的身材他也不是没见过,那些在沙滩上的美女,个个都穿着清凉,他也是见识过的。
     可刚才……为什么夏溪遥把衣服脱下的时候,他却觉的紧张,心慌,仿佛做贼一般。
     凌司楠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笑,他可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而且……夏溪遥根本不知道他在偷看她,他何必心虚?
     于是,凌司楠为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继续看。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二楼的小房间,灯灭了,阻挡了他所有的视线。
     “该死。”凌司楠暗自低咒了一声,只好起身,有些无趣的回到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