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511章 吸烟真的很过瘾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我去看一下小姜。”莫释北没有理会她的冷嘲热讽,而是直接向105病房而去。

     “你什么时候和我的助理关系这么好了?”苏慕容不屑冷哼,顺势靠在了走廊的墙上,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盒香烟,是女士香烟。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莫释北眉头微皱,转回身来,伸出长长的手臂将她刚放在嘴边的香烟抽走。

     “以前不知道,原来吸烟真的是一种很过瘾的事情。”苏慕容无所谓的翘了翘嘴角,从手中的烟盒中又拿出一根,准备再次放入嘴边。

     莫释北一双好看的剑眉彻底立起,直接将她手中的所有烟没收。

     “你不是也抽雪茄吗?”苏慕容此时是真的有些不悦了,斜倪了他一眼,冷冷问道。

     “我是男人。”莫释北不想和她解释为什么香烟是女人禁忌的道理,将手中的香烟扔进一旁的垃圾桶,再次向105病房走去。

     “真是一点儿也没变,强势又霸道的不讲道理。”苏慕容愤恨的轻声嘀咕一句,眼中却透出了丝丝笑意。

     其实香烟是她今天没收秘书的,因为在她的意识里,同样是感觉女人和香烟应该是两个不相交的点,刚才只是一时无聊,想尝试一下罢了,没想到莫释北竟然将其全部扔了。

     扔了就扔了吧,她站起身子,同样尾随进了病房。

     “莫总,你也来了。”小姜看到莫释北倒是没有苏慕容那样的诧异,而是平静的问候着。

     “你和沈渊是怎么回事?”莫释北点了点头,是一点不客气,直接问道。

     “喂,这件事情你不去问你的得力助理,怎么反而问起我的人来了?”苏慕容刚进屋,听到他的话,立刻走上前替自己人挡箭。

     虽然他的问题自己也想知道,可问不问那是自己的事情,他没有权力这样质问自己的人。

     “难道你不好奇?”莫释北有些无语的暼了她一眼,这不是刚才她嘀咕的话吗,现在倒是表现得如此淡定。

     “不好奇。”苏慕容是口是心非的瞪着他,不由得胸膛也挺得高了一点。

     现在不管他说什么,她是打定了要作对的姿态,绝对不会和他同出一气。

     “哦?”莫释北看到她像只小母鸡似的神态,嘴角上翘,似笑非笑的看向她。

     完美的五官再加上这样的笑意,他的脸此时帅得如爱神般迷人,连小姜看得都最有些痴了。

     苏慕容怕自己不够矜持,所以趁着心智还算清醒没有被他迷倒前提前离开。

     “我刚才问了医生,你这个主要是重感冒,需要留院观察一下,要不要我联系市医院,你转到那边去?”她看向小姜,心里却是一个劲儿的骂自己没用,竟然被一个男人差点为了心窍。

     “既然医生这样说,我先在这里住几天吧,谢谢苏总费心,只是公司那边?”小姜是真正以公司为家的一个实在姑娘。

     虽然苏慕容没说,但是她很清楚这几天自己不能伴其左右意味着什么。

     “公司那边你不用担心,我会调安然回来帮忙。”苏慕容听到她的问话心里一阵感动。

     小姜这样的员工,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

     “自己都管不了还管其它。”莫释北不屑的冷哼一声,看到两个女人眼中的寒光立刻禁声不说话。

     “我先回公司,有事打我电话,稍后我会请一个护工过来陪你。”两个女人又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其实莫释北很多时候并不像他表面上看得那样冰冷,还是有感情的,否则也不会屈尊过来看小姜。

     “苏总,不用护工了,这里的护士照顾得很周到,更何况我也不是行动不了的。”小姜听到她的话立刻摇头。

     苏慕容一想她说的也在理,便点了点头:“快点好起来,耽误我公司的事情,小心炒你鱿鱼。”

     小姜自然明白她是在开玩笑,也不会往心里去,只是甜甜的笑着点头。

     苏慕容说完又看了眼莫释北:“那个,我走了。”

     “嗯。”后者懒懒的应了一声,倒是先往门外走去。

     苏慕容再次蹙眉,真是无语,来看病人,你好歹打声招呼再走啊,就这样不告而别了。

     她走到住院部楼外,这才想起来自己听到小姜突然病倒的事情是打车来的,并没有自己开车,只能无奈向医院大门走去,准备再次打车回去。

     “上车,我送你。”

     一辆全球限量版的跑车停在了她的面前,莫释北坐在里面,仰视着她。

     “不用了,谢谢。”

     “苏慕容,难道你想在这种被四处关注的情况下,被我硬拉上车?”莫释北却是冲着她翻了个白眼,嘴巴冲着四周努了努。

     苏慕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虽然没有被围观,可是整个医院里已经有很多人在看着他们。

     郎才女貌,名品豪车,两个人单独出现并不会很引人注意,这样搭档在一起却是想不被人关注都多看两眼都难。

     没有办法,她只好走向副驾驶座坐了进去。

     两个人一路无话,莫释北直接将苏慕容送到了苏氏的办公楼下。

     本来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大楼的保安和一些员工看到了这一幕却不由得多想起来。

     “什么情况,苏总和莫总又好了?”

     “难道苏氏的困境有救了?”

     “画面太美,我都有些感动得想哭。”

     一传十十传百,很多公司内的员工已经写好了辞职信,听到这些说词,再次将那工工整整的书信又放进了衣兜里,准备再静观其变几天。

     所以,莫释北的突然出现虽然没有下车,前后不过半分钟的事,却给苏氏的动荡带了几天安定的日子。

     可是苏慕容却根本没有心思去知道这些,公司财政赤字越来越大,已经让她处于抓狂的边缘。

     “姐,有人再次向我们公司的董事购买股份,被拒绝了。”苏安然暂时的充当了小姜的职位,梳理着公司里的大事小情,时时的向苏慕容在汇报。

     “是谁?”

     “文叔,他和爸是莫逆之交,不愿意趁人之危。”苏安然有些感动的回答着,声音清柔而细腻。

     “还是那个乔治?”

     苏慕容点了点头,同样是很感动,但是现在文叔不卖,并不代表他以后不会卖,商人的眼中只有利益,她明白,这位资质最老的董东只是在等自己将公司翻盘,毕竟之前在自己的带领下,苏氏的逆袭也是让公司上上下下看到了自己的能力。

     “是的。”苏安然抿了抿嘴,无奈的回答着。

     “他和宋易熙是一伙的。”苏慕容闭起眼睛揉了揉眉心,淡淡的对她说道。

     “什么,宋易熙?”苏安然一直在尝试着忘记那个男人,可是自从回到港城,他却是时常会再次被提起,往事会不由自主的再次在她脑海重现。

     “他们都是莫家三太太的走狗。”

     现在苏慕容已经将何淑芳暗中所做的很多事情查清楚了,可是她却无能为力,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反击,更是无力反击。

     “我去找他。”苏安然将手中的文件放在办公桌上,转身便向办公室门走去。

     苏慕容看到她的情绪逐渐激动起来,有些后悔告诉她这一切。

     看来过了这么久,她还是不能坦然的听那个姓宋的的一些消息。

     “安然,站住。”

     “姐,怨怨相报何时了,我要去找他说清楚,让他停手。”

     苏安然对姐姐是绝对的尊敬,所以听到她的话立刻站住了脚步,可还是不甘心的解释着,希望她能允许自己去找那个男人。

     “糊涂,你真要能说服得了他,三年前他就会妥协了。”

     苏慕容不想给她泼冷水,可是如果不说实话,她此时根本不会清醒。

     是啊,三年前……苏安然剧烈起伏的胸口缓缓平静下来。

     她永远忘不了在她流产后宋易熙的那些话,他的阴谋,他的下流无耻,想着开始恨得牙痒痒起来。

     “好了,别再义气用事了,我有事要先出去一下,公司里你来照应着。”

     苏慕容起身,边安排着边从门口的衣架上拿下了自己的手提包。

     “姐,你……”

     “放心吧,我都不让你去,我自己更不屑去和那个无赖说什么了。”苏慕容看着苏安然,疼惜的帮她抚了抚有些乱了的顺发。

     “上次还是太仁慈了,这次我要直接将他送进监狱去。”

     说着,不再理会妹妹欲言又止的神情,苏慕容利索的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她先是回了苏家别墅,和两个孩子亲热了好半天,然后才再次坐进了自己的私家车里,一辆普通的代步小轿车。

     为了缓解公司财政的紧张,她将家里的几款豪车全部都卖了出去,家里的开支也进行了缩减速,以前院子里里外外有将近二十个保安,加上莫释北派来的那八个,现在剩下的只有十个人了。

     本来之前她是要求莫释北把他的人抽走的,这样苏家就少了人口的开销,可是后者坚决不答应,没办法,只好妥协。

     她不是没有努力过,可是现在真的是回天乏术了,她只能走出最后一步棋,虽然代价有些大,不过至少能够保住苏氏,能够保住父亲一生看得最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