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510章 同类人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经过了暴饮暴食的铺垫,眼泪即将夺眶而出的小姜此时也冷静了下来。

     “好了,现在开始说吧。”她坐直了身子,恢复了镇定自若的神情,淡淡的看向沈渊。

     她是娇小柔弱的,可又是坚强坚韧的,沈渊眼带笑意的回望着她:“你是不是现在很恨我?”

     “等你说完我再下这个结论。”小姜抿了抿,说得淡然,但听得出她在强压着内心的愤怒。

     沈渊点了点头,这般如是,如是这般的将与苏安然的结婚的整个过程大致说了一下,其中他没有提到自己的感情。

     “你爱她?”小姜是个女人,她自然有女人特有的第六感。

     睿智的眼眸满是冷静,但是从她冰冷的语气中能够听出,她在强压着自己的愤怒。

     “她在我心中是一个女神,遥远而不可及,因为即便我们结婚,她也没有正眼看过我一下。”沈渊说得很无奈,脸上不由苦笑着。

     “所以你因为自卑再次回来,然后退而求其次,选择了我。”小姜嘴角上翘,脸上透着浓浓的苦笑。

     女神,还真是一个极高的评价。

     “如果我说不是呢?”沈渊知道她会这样误会自己,自己并没有将她做为备胎看待。

     “好了,我全明白了,我们之间就此两清了,以后再没有瓜葛,再见。”小姜强忍着听完了他所有的回忆,她需要知道为什么,但是她不要听到虚伪的谎言。

     从小母亲偷对她说过,男人不会轻易对女人动心,可一旦动了心,那就会死心塌地一辈子对那个女人好,永远也忘不了,这样的男人要远离。

     在沈渊说到苏安然时,她看到他眼中的神采与仰慕,那是从来没有对自己显露过的神情。

     “我选择你不是因为退而求其次,而是我们才是同类人,我和她,永远不会有可能。”沈渊看到她准备起身,忙说道,双眼无奈的看向她。

     作为莫释北不可缺少的左膀右臂,他一向做事雷厉风行,从不会拖泥带水,可是面对女人,他却是口拙舌笨,完全处于打结状态,不知如何说服对方相信自己对她的感情是真的。

     “同类人……”小姜冷笑一声,没有再回头,径直向外走去。

     “先生,买单吧。”沈渊想追出去,可是却感觉人家不相信自己,追也是徒劳,正在盯着烤炉发呆时,刚才送啤酒的那个服务员又走了过来。

     “哦。”他没有拒绝,而是掏出了钱夹,付了烧烤钱。

     “先生,你女朋友走出去时眼泪哗啦的,向着江边跑去了,你要不要去看看?”服务员快速的核算,收钱,然后忧心忡忡的又说道。

     “江边?”沈渊本没有注意,听他一提醒才发现,这个烧烤店确实离护城河比较近,近得都能听到海浪的声音。

     一秒钟也不再耽误,他快速的起身,再次核实了小姜离开的具体方向,便快步奔了过去。

     ……

     港城河堤旁的一个社区医院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院内部分分工,充分的显示着港城市政府对于普通市民看病问题的关注与重视,从医疗配备到医务人员的分配,绝对精良与到位。

     住院处的105病房,苏慕容看到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生病的助理,年轻的脸上稚气褪去大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苏总。”刚刚有护士查过房,小姜正无聊的躺在病床上,看到老板进来,忙准备坐起身,大脑却是一阵眩晕。

     “躺着别动,好好的怎么会感冒这么严重?”苏慕容忙走过去按住了她的身子,温柔的问着。

     小姜尴尬的笑了笑没有作声,其实她自己也想知道为什么。

     前一天晚上,明明自己站在护栏处吹海风,是想让混乱的头脑清醒一下,可是沈渊竟然突然出现,还用力的搂住了自己,她是羞愤难当,使尽了浑身的力气想挣脱他的怀抱,结果就双双进水了。

     “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问了,好好养病吧。”苏慕容看她不做声,知道她有难处,也不再追问,将一盒杏仁酥放在了她的床头柜上:“这是安然让我带给你的,她说你爱吃。”

     “苏董?!”小姜此时听到苏安然的名字心里是五味俱全,要说起来,这些天两人的相处真的很融洽,甚至成了无话不说的闺蜜,可是想到沈渊,她的心还是剧烈的痛了一下。

     “嗯,本来她要来看你,可公司刚刚接洽了一个新项目,她不想错过参予的机会,便只能改天过来了。”

     苏慕容点了点头,又贴心的用手试了一下她的体温,仍然是滚烫如火。

     “这个医院的医生是怎么给病人看病的,为什么还是这么烫?”她不满的说着,并没有要等自己的助理答话,而又自顾自的说道:“我去找你的主治大夫问一下。”

     在病房的床头上都贴着所住病人的主治医生,所以苏慕容根本就不需要开口便看得一清二楚。

     “苏总……”我想出院。

     助理看到对方凛冽的眼睛,后面的话还是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苏慕容自然知道她的想法,可是作为一个助理,常年累月矜矜业业的为公司忙得像个陀螺,从没有因为个人原因请假或是早退晚到,这个时候自己再要让她出院去公司帮忙,就太不讲理了。

     “我在这里住着是浑身的不舒服。”咬了咬银牙,助理小姜眼神却是祈求的说道。

     她习惯了忙碌,突然这样闲下来,还住着院,虽然身体还是有不舒服,可还是一万个不自在,还是希望回到公司。

     “知道了,我先去问问医生,看你需要住几天院,如果你听医生话好好恢复身子,我会考虑让你早些出院的。”苏慕容看着她无奈叹息,转身走出病房,助理没有再在她身后作声。

     “嗯。”听到她的话,助理这才心满意足的用力点了点,乖乖的躺在病床上没动。

     其实不是她不想动,实在是浑在无力,头脑发沉,她根本就没有力气。

     从助理的病房出来,她找到服务台,询问了负责小姜的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和联系方式,快速的向右手边走去。

     她确实是需要找助理的主治医生去问问看,现在苏氏本来就处于最困难的时期,对各方面都是了然于心的小姜,更是不可或缺的一员,现在她病了,自己有很多事情找不到得力的助手,瞬间抓狂到要疯。

     “医生,沈渊的病情怎么样了?”

     刚到医生的门外,便听到里面一个熟悉的男声在问着。

     敲门然后推门而入,她一张俏脸冷漠如冰的看向屋里的两个男人。

     “你好,请问你是?”一位已经败顶了的中年医生,白色的医生装让他精神抖擞,看到苏慕容进入,温和的问道。

     “你怎么来了?”被问的人没有开口,屋里的另一个男人,莫释北却淡然问道。

     “这也是我准备要问你的问题。”

     苏慕容优雅从容的步入,看了他一眼,转而便看向了医生:“夏医生你好,我是105病房病人的同事苏慕容,想来询问一下她的病情。”

     医生胸前挂着上岗证及职位与姓名,一眼扫过,她得体的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哦,你好,苏小姐。”医生显然对她的印象要优于莫释北很多,忙再次点头微笑:“姜小姐的身体无碍,只是严重受了风寒,为了确保万一,我们会将其留院观察两天,看有没有其它的并发症出现,毕竟那么冷的河水,浸了那么久。”

     “哦,好的,请一定上心治疗。”

     苏慕容听到医生的话,刚刚温和了些的面孔再次变得冰冷起来。

     泡了河水?这是怎么回事?

     当时她在接到医院的电话时,通知的人只是说小姜住院了,严重感冒,情况比较危机,并没有说其它的。

     心中虽然疑惑重重,她不会问医生,她点了点头,礼貌退出,准备回病房再询问一下自己的助理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慕容,等一下。”莫释北没有再问医生什么,紧跟着出了医生的办公室。

     “有事吗?”

     苏慕容就算是心里对他中意得不得了,几日不见再次看到他也是不由心动,可是想到自己的公司即将被他家里人搞死,实在是没办法好好和他面对面说话。

     “沈渊也在这里,有106病房。”

     莫释北没有解释,只是淡淡的说出了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这两个人是什么情况?”苏慕容听到他的话,立刻双眉紧蹙了起来。

     莫释北深邃的眼眸看着她,他知道苏氏的事情,所以每次在去看阳儿和月儿时都见不到她,她都在公司里忙着,感觉现在依然靓丽的她神情中多了许多的忧愁。

     “不知道他们什么情况,不过看起来你好像很忙。”

     “这个要感谢你们莫家的掌门人,全亏了她的十面夹击。”苏慕容再次冷笑,她想说得淡然无所谓,可是不由得却有些酸涩。

     能想的办法她都想了,除了他、李致和莫家的人,能求的人她也都尝试过了,可是却根本没有人愿意帮一个即将被毁灭的公司。

     世态炎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