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495章 好狗不挡道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原来何淑芳动用各种关系打压苏氏,是想抢回两个孩子,讨莫老欢心,这如意算盘打得还真是够用心。

     本来她还在疑惑,就算是自己和她相处不是很融洽,但也没到彼此见不得的地步,尤其现在自己离开了莫家,和她已经没有什么利益上的瓜葛了,现在终于是云开见月明了。

     大步的走回到自己的轿车处,上车,启动,离开,她发誓再也不想走进这属于莫家的地方。

     而在主别墅的旁边,正有两个人看着她的轿车缓缓离开,那是莫释北与莫楚昕。

     在莫释北走出主别墅时,心情非常的糟糕,可是总有人喜欢迎难而上,有时也确实是无心撞了南墙。

     “释北哥。”

     莫楚昕看到他低着头,从主别墅走出来,以为是被老爷子训了,便甜声的跑上前去。

     莫释北不理她,继续向前走。

     “释北哥,你怎么了?”

     莫楚昕以为是对方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伸手挡在了他的面前,眨着两只大眼睛狐疑的歪着头看着他。

     “楚昕,如果要你做我的女人,你愿意吗?”

     “释北哥,你说什么?”

     莫楚昕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她有些大脑短路的问着,目光中却闪过一丝恐惧。

     这是她一直在努力的,可是为什么真正面对时却想到了退缩?

     莫释北突然搂住了面前的娇娃,也不管她愿不愿意,薄唇已经压在了她的樱桃小口上,开始肆意的进攻着。

     莫楚昕用力的摇着头,想把他推开,得到的却是越来越牢固的拥抱。

     天空此时因为阴云的遮挡,完全没有了星星们的眨眼,整个莫家老宅,除了夜风静得有些恐怖。

     莫楚昕从反抗到无奈再到接受,她无力的忍受着莫释北蛮横的吻。

     直到高跟鞋的声音响起,苏慕容从主别墅楼出来,莫释北才停下了自己的行为。

     “你是因为她,所以才饮不择食的吻我?”

     沉默,两个人目视着苏慕容的背影直至她的轿车消失,莫楚昕才冷冷的开口问道。

     “对不起。”莫释北轻轻的说着,没有更多,只是转向了自己所住的房子。

     “莫释北,你这样离开合适吗?”莫楚昕愤怒的看着他的背影,一把跑上前去抓住他的胳膊。

     还没有抓牢,却被他用力的甩开:“刚才是个误会,忘记吧。”

     莫释北没有回头,大长腿依然向前迈着。

     “释北哥,不要这样。”她突然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声音凄凉而无助,深夜里听得有些疹人。

     “楚昕,对不起,我刚才是一时晕了头,不要怪我。”莫释北可以对她不理不睬,却不能无视她的眼泪,因为他确实感觉很愧疚,竟然强吻了她。

     用力的抽噎几声,莫楚昕主动的止住了哭声,缓缓站起,目光温和的看着他的双眼,泪光仍然停留在眼角:“释北哥,难道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没有?”

     “楚昕,你在说什么?”莫释北不由得双眉紧蹙,看着她:“你的心里明明一直都是莫权,别开这种玩笑。”

     如果说感觉,他曾经确实是有过,可那时的她看不上自己,当时的他感觉活着实在是一种折腾,每天看着他们两个人暗地里眉来眼去。

     后来苏慕容出现了,她那种独特的气质,可魅惑又很独立的个性深深吸引着他,明明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却倔强的支撑着整个苏家和公司,很多时候他都在想,那个女人一定是个异物,竟然比许多男人还坚强还有韧性。

     苏慕容嫁给他是想借着莫家振兴苏氏,这点从一开始他便心知肚明,他们之间没有感情,但是在愈近愈离的相处中,他却开始不可救药的离不开她。

     是她的身体吗?现在他可以肯定的回答,相比于那软弱无骨的身体,他更看重的是有她在身边的感觉,踏实,温暖,惬意,更有甜蜜。

     “释北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竟然一点也不了解我。”莫楚昕看到他眼中透出了柔光,再次向前走了一步,与他几乎靠在了一起,双眼迷离着魅惑的光晕。

     “楚昕,够了,今晚是我错了,但是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莫释北不由得后退,嫌弃的再次转身。

     她已经不是少年时的楚昕,曾经那个柔弱随时需要人保护的少女,现在变得心机重重,目光复杂,再没有了往日的那份清纯。

     “释北哥,我知道你忘记苏慕容需要时间,我会给你时间,会等你。”莫楚昕毫不介意,面对他的冷漠竟然嘴角上翘起来。

     “不用了,你以后再提这件事情我会把你赶出莫家。”莫释北冷冷的扔下一句,迈着大长腿走开。

     他突然感觉身后的女人有些可怕,她恬静的外表之下透着让人说不出来的阴险之气。

     “我会等你。”莫楚昕没有再追,她只是轻声的说着,脸上笑意浓浓的向住处走去。

     “不要脸的女人,你一天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了吗?”就在她在一个别墅处拐弯时,莫权从树丛后走出来。

     “怎么,你是在嫉妒吗?”

     莫楚昕已经习惯了自己单独出来时他突然出来的画面,淡定的看了看他,准备继续走自己的路。

     “嫉妒?你也把自己想得太高了,一个biao子而已。”莫权冷哼着,转身挡了她的去路。

     “既然我是个biao子,你应该唾弃然后离得远远的才是,俗话说好狗不挡道。”

     方宜死了,莫楚昕不想再忍气吞声的在莫家生活,她要活得有尊严一些,胆子也大了起来,敢公然和莫权叫板了。

     “啪”一巴掌,莫权的手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脸上,左边细白的脸庞瞬间红了一大片。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

     “打,你打死我算了,我受你们的气已经够多了,以后谁也别想再欺负我一下。”莫楚昕捂着疼得有些麻木的脸,没有像以前那样的大哭,反而笑了起来。

     “你真的准备这样下去吗?莫家虽然对你不好,但起码让你在外人面前活得很有面子,赶快停止你的阴谋。”莫权可不认为她的反驳是坚强的表现,这是她的伪装,只有自己能看得懂的假象。

     莫楚昕似乎心头有所触动,她抿了抿唇,不再直视他的双眼。

     “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休息。”莫权突然想到了刚才她和莫释北的那一幕,似刺眼般的痛楚着:“跟我走。”

     “这么晚了去哪儿?”

     莫楚昕没有反抗,脚步有些沉重。

     她现在不想和他单独相处,因为他在,自己的心总会动摇,会再次犹豫不决。

     莫权没再理她,只是一味的拉着她走向车库。

     他这是想拉自己出去喝酒吗?

     全家的女人里,他唯一单独和喝过酒的是苏慕容,如果没有这样的记忆,自己肯定不会记得那天,因为那天是自己在莫家所经历的再平常不过的日子。

     “进去。”莫权打开了自己的轿车,低声的对莫楚昕说着,嗓音却有些沙哑。

     “我不会喝酒。”莫楚昕本能的回答着,还是顺从的坐到了后排的座椅上。

     “谁要你喝酒。”莫权一副顽世不恭的样子,并没有走向驾驶座,而是同样扑进了后坐上,将她的身子压在了身上。

     “权哥,你要干什么?”莫楚昕瞬间慌乱的叫起来。

     “闭嘴。”莫权不等她再说什么,已经将她的嘴巴捂住:“既然你这么缺男人,我就满足你一次。”

     挣扎,无助,妥协。

     终于大汗淋漓的两个人呼吸归于了平静。

     “滚。”莫权光着膀子,暼了一眼衣衫褴褛的莫楚昕,喝斥着。

     一个多小时的享受,他并没有感觉到半分的快感,对于她很快就从了自己,他是满心的厌恶。

     沉默着理了理衣服,莫楚昕的身体像散架般的疼痛,但是她没有作声,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莫楚昕忍受过那么多的不公待遇,这次她却是打心里对自己产生了厌恶。

     莫权对她做的这些,她不但没有感到凌辱,反而有些回味。

     自己和他已经分手这么久了,但是从来没有忘记过他,这点她从来没有否认过。

     “你以后再敢勾引莫家的男人,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莫权再次冷声说着,似魔鬼般阴魂不散。

     莫楚昕凌乱的头发在夜风中四散,她只顾着用两只手梳理着,没有作声。

     为什么自己做什么在他的眼里都是无耻的?

     之前是莫释北主动亲吻自己的,难道他没有看到吗,为什么将一切的罪责都推到自己的身上?

     这就是自己的生活的环境,无论自己做什么,在他们的眼中,自己永远都是错的一方,根本是无力辩解,因为只会事得其反。

     莫楚昕回到自己的房间,反锁了房门,身体滑坐在地上,此时终于痛哭起来。

     她有力的捂着自己的嘴,免得又被隔墙的人听了去无事生非。

     苏慕容是个个性独立的狐狸精,她经过长期的观察发现了这一点,而且她发现莫家的男人都吃那一套,个个都像闻到腥味的猫往上凑,所以她也开始效仿,开始让自己在莫家人面前变得强硬起来。

     可是似乎效果很让人失望,自己柔弱的影子已经在他们心里根深蒂固,此时的转变他们只会认为是自己脑抽,越发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