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457章 大夫人的竹楼着火了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苏慕容一路都握着衣兜里的录音笔,心情非常的沉重。

     云宜的故事让她心惊,简单的豪门内斗,她没想到里面还有这样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

     “大半夜的去哪儿了?”刚走进客厅,莫释北竟然坐在客厅里出了声,吓得她不禁一哆嗦。

     屋里的大灯都关了,只有几盏台灯亮着。

     “出去走走。”苏慕容稳定了一下狂跳的心,轻暼了他一眼,却多了些许柔情:“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莫释北倒也不做作,实话实说。

     “哦,那我回房了。”苏慕容轻应一声,她在想是否现在就把录音笔交给他,可又怕他不相信,认为这些是自己和云宜耍的把戏,犹豫着便想上楼。

     “明天就走了,难道连句话都不想多和我说?”

     莫释北的话听起来有些失落,这倒是苏慕容没有想到的。

     她以为自己带两个孩子离开他会开心些,至少在莫家少了三个时不时出些小状况给他找麻烦的人。

     “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轻叹一声,苏慕容背对着他,淡淡的说着。

     “哦,那,晚安。”莫释北不是一个喜欢纠缠的人,听到她的话,识趣的点了点头,轻声说了结尾的话。

     “晚安。”

     ……

     回到房间,苏慕容辗转难眠,刚没有进屋时她是困了,可是听到莫释北似乎有话要说又没有说的样子,她又睡不着了,失眠直到黎明。

     第二天,阳光早早的爬进了窗户,晴空万里,一丝风都没有。

     “不好了,大夫人的竹楼着火了。”

     “快,救火啊。”

     “怎么回事?哪儿着火了?”

     “大夫人的竹楼。”

     窗外乱哄哄的让睡梦中的苏慕容根本无法安睡。

     “发生什么事了?”她用力的睁着有些酸胀的双眼,自言自语着。

     “大夫人的竹楼怎么会着火,谁干的?”莫权哄亮的声音传来,苏慕容瞬间清醒,再无半分睡意,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什么?妈的房子着火了?”

     快速的找了件家居服穿好,她快速的跑出了卧室。

     “扑通”正巧不巧的她撞到了同样刚冲出门的莫释北,后者比她还要狼狈,穿着睡袍,头发乱如鸡窝。

     “妈怎么了?”重重的黑眼圈,莫释北有些慌乱的看着她。

     “不知道,怎么听到说竹楼着火了。”苏慕容也顾不得许多,再次抬腿向楼下跑去,莫释北缓过神来也快速的跑了下去。

     跑出别墅,很多佣人手中拿着各种的工具向竹楼方向跑去。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莫释北随手抓了一个佣人,冷声问道。

     “大夫人的竹楼着火了,据说是大夫人自己放的,都去救火了。”佣人看到是大少爷,忙恭敬的站定,喘着粗气回答道。

     莫释北愤怒的咬了咬钢牙,快速向竹楼方向冲去,苏慕容紧随其后,可还是落下了一大截。

     怎么她昨晚刚和自己说完那些事情,今天就放火**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苏慕容边跑边理着前前后后的一切,难怪昨晚云宜非要把录音笔交给自己,原来她早已有了打算。

     “快救火,快。”莫权已经带人在那里用灭火器灭火,莫释北跑过去,看着浓烟滚滚的竹楼,像疯了一样的喊道。

     “大少爷,靠后。”有佣人看到莫释北直往前靠,忙拉住他往后拽。

     “这是怎么回事?”莫释北看清了拉他的人,竟然是负责看守大夫人的一个看守之一,大声的质问起来。

     “是大夫人说屋里空气不好,让我们把院子里的东西清理一下,说是那些长年累月的木头一定腐烂了,坏了味道,可没想到……”

     那个佣人边说边流起泪来,一副伤心不已的样子。

     “你为难她做什么,她只是一个佣人。”苏慕容看到他凶神恶煞的样子,跑过去立刻将佣人推开。

     “着火了,着……火……了。”莫释北的双眼通红,像要吃人一样的指着竹楼。

     “我看到了。”苏慕容心疼的看着他,用力的扑进了他的怀里:“释北,你要冷静。”

     莫释北无助的看着越烧越大的火苗,整个身子都有些瘫软。

     “救火车来了,快,让让。”管家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身后一段距离是呼啸而来的红色消防车。

     所有人立刻散开,给消防车让出了一条通道。

     火势终于得到了控制,云宜的尸体也被找到,已经没有了呼吸,惨不忍睹。

     “她一生爱美,怎么会想到用这个方法离开。”罗奈儿看到被布遮起的尸体,一股刺鼻的气味让她瞬间泪奔。

     “恶有恶报,她一定是心里愧疚才自杀的。”何淑芳也象征性的掉了两滴眼泪,听到她的话,信誓旦旦的说道。

     “算了,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吧,好好的安葬。”

     莫老白发人送黑发人,看着大房被抬出去,眼眶也是红润了起来,无奈的摇头吩咐下去。

     “是。”管家及众人都是恭敬的应诺着,目送老太爷回房。

     ……

     云宜死了,莫家的孝子贤孙们按照正常礼节,披麻戴孝的守灵送灵,排场之大自不用说,毕竟对外大夫人是不慎引火烧身,港里,全国,甚至还有国外的一些和莫家有来往的人纷纷前来悼念,莫杰森和莫萧也闻讯回国了。

     本来之前计划要带着孩子们离开莫家的苏慕容,暂时又住了下来,不能再提离开的事情,至少得等丧事办完再说。

     “慕容,好久不见。”成为国际篮球明星的莫萧,魁梧而挺拔的身材越发健硕,曾经稚气的脸显得成熟了许多。

     “莫萧,确实很久不见,你是越来越帅气了。”苏慕容推着两个孩子在院子里散步,看着人来人往的悼念者,没想竟碰到了一个老熟人。

     他还是老样子,称呼自己的名字,就是不愿意叫自己大嫂。

     这样也好,苏慕容反倒感觉亲切了许多。

     “慕容说笑了。”莫萧含蓄的笑着,目光焦中到了两个孩子身上:“这两个小家伙是?”

     “我的儿子阳儿和我的女儿月儿。”苏慕容轻笑着,温柔的看着孩子们一一介绍着。

     “你竟然已经做了母亲了。”莫萧表情惊讶的看着她,嘴唇动了动,这时有佣人迎了出来:“萧少爷来了,快进去吧。”

     “好。”莫萧自然知道事情有轻重缓急,便点了点头看向苏慕容:“稍后再联系。”

     “嗯,去吧。”苏慕容点了点头,继续带着两个孩子走了走便回了别墅。

     外面人多口杂,她不想让两个孩子还未懂便被人指点,未婚先育,毕竟对于莫家这样的大家说出去也不好听,多一事不如少一如,她不想自寻烦恼。

     正巧她刚进门,助理小姜便走了进来。

     “怎么了?公事出事了?”苏慕容看到助理略显紧张的脸,淡淡的问道。

     “嗯,港口那边有个工人失足掉下了施工架,断了一条腿,已经送到医院了,他家里人来公司闹,说要赔偿。”

     助理点了点头,本来莫家这种事情,苏慕容肯定也挺忙,可家属那里提明要见苏氏的负责人,她也没办法,便跑来请示。

     “走吧,去看看。”

     苏慕容点了点头,将孩子们交给奶妈,立刻上楼换衣服。

     “可是苏总,这样离开,莫家这边行吗?”助理看到她很快换了一身黑色的职业装下楼,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干练而冷酷。

     “这里没我什么事,走吧。”苏慕容没有停步,继续向外走去,直接钻进了停在别墅外的轿车内。

     “那个工人受伤,难道公司里没有安抚吗?”坐在车里,苏慕容继续了解着情况。

     助理开着车,目光看着前方。

     “安抚了,完全是按照国家的规定来的,而且我还另外送去了两万块钱救急,按理来说我们做得很及时到位,当时他的家人是没有异议的。”

     “那为什么现在又跳出来?”

     苏慕容这几天看了太多的闹剧,何淑芳对于云宜死的冷嘲热讽,莫老的冷漠,莫释北的复杂情绪,以及其他,她对这个世界几乎失去了信任感。

     “这个我已经派人暗中调查了,家属再次来公司闹事,我也感觉很奇怪。”助理点着头,说出了自己没有请示便做出的决定。

     “嗯。”苏慕容满意的点了点头,略有所思的想了想:“现在家属的条件是什么?”

     “要我们一次性赔偿两百万。”

     助理无奈摇头,说得是唏嘘不已。

     “两百万?他人还活着,这可真是狮子大开口。”苏慕容冷笑一声,本来很满意的处理过程突然变卦,要不是那家人想钱想疯了,那必定背后是有人使了坏。

     “是啊,我也和家属解释了,我们是完全按照国家法律规定来的,施工难免出事,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肯定不会推卸,可是那女人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实在是没有办法应对。”

     助理说得很是郁闷,眉头紧蹙起来。

     她也是女人,但是平心而论,她不知道泼皮耍赖能做到那样,也算是奇葩了,竟然当众脱起衣服来。

     当时要不是她让人按住那个女人,肯定就全部暴露了,结果那个女人竟然大喊苏氏打人,真是让人无语。

     “想上吊,那就让她死好了。”

     苏慕容不屑的撇了撇嘴,比无赖,谁怕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