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356章 我要你活着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何淑芳走了,莫释北没有再给莫权说话的机会,也迈着大长腿走出了门。

     他要去医院,就在刚才和二房母子俩对话的瞬间,他突然感觉自己是不应该对苏慕容有任何隐瞒的。

     这些时间的误会,总归都是因为自己一直没有告诉她实话,想用极端的方式救她,却没想到事得其反,她受到了更多的伤害。

     现在她要去告诉他老爷子的态度,共同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做。

     “老公,你回来了。”正坐在床上看书的苏慕容看到他进门,脸上微笑的打着招呼。

     “你现在要少看书,多保存体力。”她的嘴唇都是苍白的,莫释北一把抢过她的收放得远远的。

     “没什么,这个上次李致读到一半,心里挂记着,就想看完。”苏慕容并不恼他的言行,脸上带着笑,轻柔的解释着。

     李致。

     莫释北对那个男人本来是极其的反感,但是这几天表现出的细心,对苏慕容的照顾,他倒是不由得产生了感激。

     如果没有他的陪伴,她肯定坚持不到现在吧。

     沈渊也告诉了自己,她自杀时要不是李致及时赶到,自己肯定再也见不到她了。

     “那个男人推荐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虽然心里动摇,可嘴上仍然不屑的说着。

     他对苏慕容越好,那就越和自己是对立的,没有哪个男人能大度到与情敌和睦相处的,至少自己做不到。

     “老公……”苏慕容小女人的样子显现,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又不甘心的看了眼那本被放在窗台上的书。

     “好了,看了半天肯定累了,躺下来休息一下。”莫释北伸出两手,作势要帮她倒下。

     苏慕容却一下勾住了他的脖子,抱住了他。

     瘦,好瘦。

     这是多次拥抱她以来,第一次感觉好像要失去她似的。

     紧紧的将她反搂入怀,莫释北紧紧的抿着唇,双眉拧成了麻花状。

     难道自己为了不向家里人屈服,真的要让她这样经历折磨下去?

     突然他感觉到了搂着自己的两只瘦弱的手,在用力的抓自己的后背。

     “慕容,你怎么了?”他没有放开她,而是温柔的低声问着,怕稍大点便会吓到她似的。

     “唔……唔……”苏慕容在极力的忍耐着,但是突然而来身体的疼痛让她全身近似痉挛,她痛得没有力气回答,只是用力的咬着嘴唇。

     “慕容。”莫释北觉察到了她的异样,立刻想放开她去找医生,却被她仍然紧紧的搂着不放手。

     “不要离开我,就这样,过一会儿就会好。”疼痛的间隙,她微弱的声音说着,轻轻摇了摇头,整个上身都靠在他的身上。

     莫释北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做多余的事情,只是搂着她,感受着她身体的颤抖,与她共同体会着痛。

     一秒,两秒……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当苏慕容再次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这次如果不是咬着莫释北的衬衫,她的唇肯定会再次出血。

     “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

     莫释北轻轻将她放倒在病床上,一阵心有余悸。

     他是知道vaner病毒已经让她开始产生疼痛,可是却不知道那种痛竟然如此的厉害,简单是要她的命。

     “没事,医生说这些只是开始,以后会更严重。”苏慕容竟然嘴角微微上翘,似乎已经习惯了似的回答着。

     现在,他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要自杀了。

     生不如死的痛苦,这是开始,那么以后会怎样?现在她都痛成这个样子,以后……

     他不敢再往下想,他的心完全抽在了一起,刚毅的脸庞现出不忍。

     “慕容,我必须让你停止经受这些折磨。”莫释北看着苏慕容,眼角竟然有些湿润。

     “老公,你尽力了,我明白的。”苏慕容点了点头,算是领了他的心意。

     “不,我还没有尽力,所以我想做最后的努力。”莫释北的情绪有些激动,声音比平时略显亢奋:“我准备接受顾念,去换解药。”

     “我不同意,老天不会放过顾念那个蛇蝎女人的。”苏慕容头摇得像拨浪鼓,坚决的说道。

     也许人在最后的时刻才会明白很多。

     之前她一直想着将后半生缩短为五年,实在是老天的不公,可在经历了失去莫释北的感情,再到重新拥有,她突然感觉其实幸福真的很简单,快乐也可以很直接。

     本来她以前认为自己活着是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找宋易熙报仇,将苏氏发扬光大,但是现在这些都成了浮云,她不再有那么多的不甘,而只是想过普通人的生活。

     “这次不是她逼我的,是爷爷。”莫释北定定的看着她,用手按住了她摇着的头:“老天太忙了,他没有时间惩罚所有的人,所以只能我们凭自己的能力改变一切。”

     他看到苏慕容没有说话,便又说道:“无论如何,活下去,虽然现在我奈何不了她,不过早晚我会找到机会让她还你今天所受的屈辱。”

     长出一口气,他继续补充着:“我对你的爱就是全力的保护你,让你健康快乐的活下去,如果没办法将你留在身边,那么就成全你的幸福。”

     “老公,你……”苏慕容是第一次听到他说出这样深情的话,与平日里冷漠的他完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用力的咬了咬嘴唇,感觉所有的话都是无力的,徒劳的。

     她没想到莫老竟然知道这件事情,还在帮着顾念。

     难道让自己的孙子幸福比起家族荣誉来就那么渺小吗?

     这话她不会去问莫老,也不能去问。

     她知道莫释北骨子里是多么的愚孝,为了他,她也不能冒犯他的家人。

     “你不同意那是你的事,我已经做了决定,告诉你,只是不再想骗你,不想再对你有任何的隐瞒。”

     莫释北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再次开口。

     一贯的霸道与不容置疑,可此时说得情真义切,令人动容。

     “让我考虑一下。”苏慕容这次没有再拒绝,但她不想妥协,因为那样就意味着他们要离婚,要彻底的分道扬鏣,她不想。

     “这对我们是最好的结局不是吗?我说过,苏氏,我不会动它一个指头,也不会允许别人动它一个指头,你放心就是。”

     莫释北看着她深邃的双眸,因为瘦了许多,深陷着,显得越发的深不可测。

     “这是你的承诺。”苏慕容终于和他对视,目光中莹光闪闪。

     “放心,我说到做到。”莫释北轻轻点了点头:“我不会再骗你,更不会对你有任何的隐瞒,从现在开始,以后同样也是。”

     “以后……”苏慕容不由得冷笑一声,脸色凄凉无比。

     她似乎明白了戏里,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结局为什么会双双化为蝴蝶了。

     人间实在太可怕,难得遇到真爱,却会因为各种的外界原因而进行阻挠,变成蝴蝶,反而能够长相厮守。

     现在都有这么多的无可奈何,以后还能怎样,大不了一死了之。

     顾念,你这个蛇蝎女人,竟然如此不择手段的抢别的女人的老公,不但做得堂而皇之,竟然还有帮凶,真是太疯狂了。

     “好吧,我们离婚吧。”

     长长的深叹息一声,苏慕容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着。

     她不会就这样轻易的认输,不过莫释北的话很对,活着才行,只有活着才会让所有应该得到惩罚的人得到应有的教训。

     忍一时她并不是为了风平浪静,她要的是喘息的机会,她要调整自己,握有足够的筹码让陷害自己的那些人全部下地狱。

     “慕容,这些事情都交给我,你只要过你的日子就行。”莫释北虽然已有了心理准备,可听到她的话还是心痛了一下。

     他看到了她眼中浓浓的恨意,他不想她这个样子。

     苏慕容光彩照人,不是因为她多么的漂亮,而是她心地善良,虽然精通商道,可是她从来没有害人的心,这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

     那似不识人间烟火的清澈双眸,总能深深的吸引着他,让他欲罢不能,甘愿被她玩得团团转。

     “老公,你对我的好,我会铭记于心。”苏慕容深情的看着他,眼中收起了锋芒,温柔如水。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以后要再次习惯呼唤你的名字,哦不,是莫总了。”

     已经忘记了当初是如何从莫总,释北,再到老公的转变,可是再变回去,肯定会更加的不容易吧。

     以前认为他是个目中无人的家伙,感觉自己从来就没入过他的法眼,却没想到他在用他特别的方式爱着自己。

     曾经罗亚儿对自己说过的话是对的,了解了他才会真正的懂他,很多时候,他并不象表面看上去那样的多情。

     他真的是个专一的男人,他对自己的感情没有一丝的杂志,纯洁无比。

     想到既然失去这份真情,苏慕容不由得眼角眨红,樱唇动了动,没有再多说话。

     “嘘……”莫释北将手指放在唇边,轻轻示意她不要出声。

     此处无声胜有声,他似乎看得懂她的心思,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房间里,夕阳的余光照了进来,雪白的屋顶罩上了一层血色。

     此时,两人心有灵犀的明白了对方,却是在商量离婚的时候,懂得了对方的爱,似乎有些可笑,却是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