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348章 吃亏是她自找的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顾念以为苏慕容真的录了自己对莫老不敬的话,虽然忌惮突然出现的云宜的威仪,可又不甘心就这样离开,留了话柄。

     苏慕容看到她为难的样子,只是冷笑的告诉她自己并没有录音,她的脸色越发尴尬起来。

     自己真的是太冲动了,竟然忘记,自己和莫释北两个人走进来时,她从楼梯上走出来,一直站在那里没动过,根本没有动过手机。

     可是为什么她的手机一拿起来就是录音界面,百思不得其解,但也得不到答案了,因为苏慕容根本不会告诉她为什么。

     “云宜,那我先走了。”理了理有些乱了的头发,顾念不甘心的看眼莫释北,转身向外走去。

     “小念。”莫释北轻声唤着,却被云宜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制止。

     “释北哥哥,晚些联系。”

     顾念本来感觉自己这次是输大方了,几乎是一败涂地,却不料他心里竟然还有自己,立刻萧落的脸上再次绽放出微笑,毫不顾及的冲着他抛了个媚眼,脚步轻快的离开。

     “释北,这次我不得不说你了,就算是慕容再不对,你怎么带那个女人来这里呢。”云宜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转回头看向自己的儿子。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莫释北暼了眼苏慕容,再次走到沙发边坐了进去,大大咧咧的翘起二郎腿。

     “不是我想的那样,还好你小子还有点良心,如果刚才你不拦着,慕容肯定是吃亏定了,我都看不下去了,你也得替她考虑一下吧。”

     云宜拉着苏慕容坐进了另一边的沙发,神色凝重的看着他说道。

     “她吃亏是她自找的。”莫释北不屑的撇了撇嘴,再次点起了一只雪茄。

     “她怎么自找的?难道那个没出世的孩子也是她自找的?里面没有你的份儿?”云宜听到他的话,声音越发严厉起来。

     莫释北张了张嘴,即将脱口而出的话硬是被他给咽了回去。

     想到那个晚上,他还真的是无辜的很。

     自己被绑在床上,如果不是苏慕容的各种主动,根本就不会有孩子这么件事情出现,可这些他不能说。

     一个大男人被自己的老婆强了,任谁听了都得笑掉大牙。

     “妈,我知道你疼我,别怪他了,你不是说过吗,很多时候,一些表面功夫也是要做的。”苏慕容难得中出体贴温柔的一面,收起了锋芒,活脱儿一个受了气的小媳妇。

     她这是故意让自己吃瘪。

     莫释北恨恨的咬了咬钢牙,只是轻哼了一声。

     身体都虚成那个样子了,整张脸又瘦又白,简直可以媲美小说中的林黛玉了,她竟然还有时间促狭自己,真是个妖孽。

     “释北,有什么事情两个人坐下来慢慢聊开就好了,你们本来感情是很好的,我不相信一个孩子就真的能让你们彻底绝裂了。”云宜听到儿媳的话,轻叹一声,再次看向儿子。

     “这次不只是你,妈,还有爷爷,我们都很难过,毕竟是莫家第一个重孙。”苏慕容听着她的话是一阵动容,难得平日里强势的婆婆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是真的心痛了。

     “可是你们还年轻得很,等慕容身子养好了,你们再努力一下,再生一个就是了,何必耿耿于怀。”

     云宜看到苏慕容准备开口,摆了摆手,制止了她的发言,继续着自己的劝说。

     “看来我得为我的出生庆幸了,你是不是也舍过其他的孩子,然后生下了我?”莫释北要不吃她这一套,反而是举一反三,将她的话用在了她的身上。

     “你说什么。”云宜瞬间起身,快步走到他面前,狠狠的甩了他一个耳光。

     “怎么,被我说中了。”莫释北不动声色,仍然泰然的坐在那里,只是用手轻轻的揉了揉刚才挨耳光的地方,心里不由得咧起嘴来。

     老太太平日里很注重锻炼,所以手上的力气也不小,这一下甩过,还真是疼。

     “你个不孝子,竟然在这儿等着老娘呢。”云宜端庄优雅的风度荡然无存,两手插在腰间,愤怒的看着儿子,完全不顾仍然坐在那里,有些无措的儿媳。

     四周的空气几近凝固,完全降到了冰点值,除了三个人的呼吸,再没有其它的一丝杂音。

     苏慕容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母子俩个斗嘴,这是这次却是真正的争执,而且还是动真格的了,她想上去阻止,可是却是力不从心,因为刚才和顾念的对峙,她感觉浑身上下都无力的很,连站起来都费劲。

     “我就随便说说,你干吗这么生气。”莫释北看到自己的亲娘气得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话是说重了,语气不由得主动软了下来。

     他虽然看似强势蛮横,可其实骨子里是很孝顺的,所以在与云宜的数次交锋中,都是他先服软,从来没有过例外。

     “随便说说,什么话都能乱讲的吗,这么大人了,一点儿不让老娘省心。”儿子态度软了下来,云宜自然也不再坚持,冲着他直翻白眼。

     “知道了。”莫释北口中的雪茄在刚才已经被她夺去,无奈的砸了砸嘴,闷声答应着。

     云宜夺他的雪茄其实并不是不让他抽,而是怕在打他时烫到他。

     毕竟自己的力气再大,也是留了几分余地的,再加上儿子身强力壮的,受一下根本不算什么,可是要是被烟头烫伤了,那可就麻烦了,小则上药大则毁容,可不是闹着玩的。

     打人还要考虑这么多,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惜这些莫释北并不知晓。

     “太太,鸡汤炖好了,要不要现在喝点?”王妈几乎是胆战心惊的靠近他们,恭敬的询问着。

     刚才一番接着一番的争执,她虽然在厨房也是听得一清二楚,她知道这个时候出声并不恰当,可是偷窥到苏慕容发白的小脸,心疼不已,便壮着胆子来禀报。

     “要喝,慕容的身子太弱了,要多补点。”云宜已经恢复了平时的高傲强势,直接帮苏慕容做了主,然后又看向莫释北:“两口子好好吃顿饭,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合,都说清楚了还有什么隔夜仇。”

     “我晚上有事。”莫释北冷面的回答着,并没有听她的吩咐。

     “今晚难得慕容回来住,你有什么事都没有她重要,把老婆陪好了,让她身子尽快恢复,再为莫家开枝散叶,这才是大事。”

     云宜毫不理会他的推脱,义正言辞的说着,一手一个,将儿子和儿媳推向厨房。

     “妈。”莫释北不想让她受伤,所以对于她的动手动脚只是附和着,完全是自己在走。

     “妈什么妈,认我这个妈就听我的话,做为莫家的大少爷,你得为所有人做个榜样,好好的。”

     “慕容,好好的和他谈谈,如果他敢再擅自离开,告诉我,我去抓他回来。”对着苏慕容说完,她再次转向自己的儿子:“释北,我告诉你,夜晚你俩的话说不清楚哪儿也别去,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儿子。”

     “太太,你不在这里吃饭了?”王妈看到云宜左右的安抚加警告,是软硬并施的说了一番,然后转身向厨房外走去,忙问道。

     “不吃了,我那边已经炖了燕窝。”云宜摆了摆手,不再多说什么,径直走出了别墅。

     蓝水湾,莫家的别墅花园,整个一大家子人都住在这里,每家都是一栋单独的别墅,彼此离得是不远不近,既相互联系又有各自的私人空间。

     说话有份量的人走了,厨房里再次沉静了下来。

     苏慕容拿着汤匙一口一口缓慢的喝着汤,莫释北却是自顾自的吃着菜,王妈在旁边小心的伺候着,却也是大气不敢出。

     ……

     书房里,苏慕容靠坐在贵妃椅中,而莫释北则坐在办公桌后的皮椅里。

     “说吧,你想和我谈什么。”

     老太太发了话,下了命令,莫释北就算再不愿意,也不能违抗,于是饭后,两人进了书房,关起门开始正式的对话了。

     “孩子的事情我很抱歉,可是没有办法,我不能冒险将他生下来。”苏慕容尽量的放低着自己的姿态,毕竟是她自作主张没有和他商量,所以自知有些理亏。

     “你是怕危及到你的生命吧。”莫释北冷笑一声,毫不动神色的说着。

     “你都知道了?”苏慕容听到他的话不由一惊,原来他知道临盆对于自己意味着什么,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那样恨自己,难道他真的对自己没有一点情义?

     可是,为什么在顾念要抢自己手机的一刹那,他要帮自己,要拦住她?

     难道他那时想的不是要保护自己?

     一阵腹语,她微眯着双眼,希望能够看透他的心思,可是对视过去,深邃的双眸,黑如墨潭,根本看不到底。

     “我说过,我会拿到解药,为什么不等等?”莫释北将目光转向别处,微蹙着眉。

     他不能再看她的眼睛,那双充满着智慧与妖娆气的黑眸,几乎吸去了他的灵魂,让他的大脑反应开始慢了下来。

     “我等不起了。”苏慕容微垂下了头,无奈的低语着。

     他连看都不愿意看自己,自己还能有什么办法挽回他的心?

     “慕容,你哪里不舒服吗?”看到她的状态,莫释北条件性的站起走向她,关切的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