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253章 接受惩罚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等到了蓝水湾,莫释北一出来,就直接将苏慕容抱在了怀里。

     看到家了,苏慕容的心也是扑通扑通直跳,她撒娇地叫了一声,说道:“老公!”

     “现在还想求饶,迟了!”莫释北依旧冷酷地说道。

     苏慕容心里叫苦不迭,可也知道没有别的办法了。

     一进去,苏慕容就直接被莫释北温柔地放在了床上,可是下一秒,莫释北的吻就像狂风暴雨一般,席卷而来。

     苏慕容被吻的一阵窒息,而莫释北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轻缓下来,像是要把所有的怒火全都发泄在苏慕容的身上。

     苏慕容嘤咛一声,也不推开莫释北,反而环起手臂,勾住了他的脖颈。

     莫释北眼里满是情yu,两只眼睛看的苏慕容有些发直,后者却是眨了眨眼睛,一脸的娇媚。

     “你这个小妖精!”

     莫释北嗔骂了一句,再次咬住了那片柔软。

     战况还是和往常一样,莫释北看着苏慕容那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脑袋,算是放过她了。

     苏慕容心里长舒一口气,却是趁莫释北不注意的时候,一下子就吻了他的唇。

     莫释北没有防备,加之苏慕容还有身孕,他也不敢用太大的力气。

     两片湿漉漉的唇就直接靠在了一起,莫释北只觉得大脑出现短暂短路,嘴巴里怪怪的味道让他味蕾简直要爆炸了,一下子就推开了苏慕容,跑到卫生间哇哇吐了起来。

     随后,苏慕容也跟到了卫生间,等洗漱完毕之后,见莫释北还铁青着脸,在那不停地漱口,苏慕容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就哈哈大笑起来。

     听到后面幸灾乐祸地小声,莫释北的的皱纹简直能夹死蚊子。

     一想到刚才那种特殊的体验,莫释北再次觉得喉咙里一阵翻滚,可是能吐出来的东西已经被他全吐出了,这会儿只能是干呕。

     “老公,味道如何。”苏慕容在旁边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说道。

     “苏慕容,你故意的。”莫释北沉着脸,怒气冲冲地说道。

     苏慕容眨了眨眼睛,笑眯眯地说道:“你看我都经历过这么多次了,你尝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吧。”

     “苏慕容!”莫释北的眼睛里简直要喷出火来。

     “好啦,下次你就不会强迫我了吧,这滋味可真不怎么好。”苏慕容吐了吐舌头,趁着莫释北还没出来,赶紧溜之大吉。

     很快,卫生间里再次传来了莫释北那惊天动气地干呕声。

     苏慕容在外面简直要笑岔气了,有过了十几分钟,莫释北才扶着墙走了出来,面色都有些发白了。

     苏慕容看这么莫释北如此不适应,心里也暗暗觉得,自己这次是不是真的有些过火了。

     “老公,你没事吧。”苏慕容一脸关切地问道。

     “苏慕容,要是再有下次,信不信我用更厉害的方法惩罚你。”莫释北看着苏慕容那幸灾乐祸地表情,顿时威胁道。

     苏慕容连连点头,露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说道:“老公的话,我全都相信。”

     看着苏慕容如此讨好卖乖的样子,莫释北就算是有一肚子的火,这会儿也没有地方撒了。

     偏偏这个时候,苏慕容又靠了过来,在莫释北身上蹭了蹭,眨着眼睛撒娇说道:“老公,这次你原谅我嘛,我保证再也没有下次了。”

     “苏慕容,你在我这儿的信任值,是负数。”莫释北气呼呼地说道,转而坐在了椅子上。

     苏慕容连忙转战过去,亲昵地靠在莫释北的后背上,又替他轻轻按摩着,撒娇说道;“老公,我这不是忍不住了么,宋易熙那么卑鄙,居然连自己的孩子也不放过,你说我怎么忍得住。”

     “那你就要这样杀过去,你就不怕他逼急了反咬你一口,你现在还怀着孕,稍微碰撞一下,你有没有想过后果。”莫释北的声音也提了起来,一想到这些就是一肚子的火气。

     还有那个沈渊,明明是让他过去劝苏慕容的,没想到他居然自己就动气手来了,不过不得不说,还是挺解气的。

     “我知道是我不对,可是我也不想任由宋易熙那么嚣张下去!”到现在,苏慕容还是愤愤不平地说道。

     “那你之前让沈渊过去好了,你出个什么头。”莫释北一侧身,就直接将苏慕容抱在了自己怀中。

     苏慕容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怔怔地看着莫释北,他这话的意思是……

     “老公,你不怪我打人了。”苏慕容有些惊讶地说道。

     莫释北却是轻笑一声,刮了刮苏慕容的鼻子,说道:“那种男人,就算是杀了也不为过,打一顿远比打官司痛快。”

     看到苏慕容眼里一喜,莫释北的脸又立马冷酷下来,警告说道:“但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亲自动手,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保护好自己。”

     苏慕容一下子就搂住了莫释北的脖颈,撒娇说道:“老公,我知道了,我也知道你是关心我,你放心,以后我不会了。”

     “以后你也没有这个机会了。”莫释北冷哼一声。

     要是苏慕容每天都是这么听话,他也就不用那么担惊受怕了。

     “对了,老公,宋易熙这次,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安然现在受的刺激那么大,这个仇我一要报。”

     苏慕容知道,莫释北不喜欢自己现在操这个心,但是现在,她已经忍无可忍!

     莫释北沉默了,他自然是理解苏慕容的心情,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已经调查到,上次举报莫氏,让那些民工来闹事的人,正是宋易熙。

     就算是没有苏安然这次的事情,他也绝对不会放过宋易熙!

     “你放心吧,这次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宋易熙……他得意不了多久了。”莫释北的眼神瞬间冷酷下来,信心满满地说道。

     苏慕容不由地咬了咬唇,淡淡地说道:“老公,这次的事情,我想自己解决。”

     “你解决,你想怎么解决?”莫释北有些纳闷地望着苏慕容,还以为她是有什么好主意了。

     却见苏慕容摇了摇头,说缓缓说道:“我现在还没有什么好的主意,但是宋易熙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莫释北心里不禁有些担心起来,但最终他还是说道:“无论做什么,都要提前给我通知,苏慕容,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底线。

     苏慕容也知道莫释北不是在开玩笑,当下便撒娇地将头靠在了莫释北的肩膀上,亲昵地说道:“老公,我知道了,况且我还需要你帮忙呢。”

     莫释北脸上的表情这才稍稍缓和下来,拍了拍苏慕容的肩膀,说道:“行了,先吃饭,下午我还要去公司。”

     待吃饭的时候,苏慕容有些欲言又止,见莫释北一直看着自己,苏慕容才犹豫地说道:“老公,下午我想去医院看看我爸爸,我已经好久没有看见他了。”

     莫释北点了点头,随后问道:“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苏慕容连忙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到时候你让沈渊送我。”

     莫释北点了点头,当天下去,苏慕容先是去医院看了一眼苏安然,此时苏安然已经被药物控制住,情绪稍稍稳定下来。

     看到苏慕容过来,苏安然一下子红了眼圈,她动了动嘴唇,却是半天没有发出一个字眼来。

     “安然,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安心养病,其余的事情交给我去做就好了。”苏慕容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看着苏安然现在苍白的熔岩,苏慕容恨不得将宋易熙碎尸万段。

     “姐……”苏安然带着哭腔叫了一声。

     苏慕容不禁撇过了头,擦了擦眼泪说道:“好了,没事了,待会儿我会去看看父亲,告诉他,我们都很好。”

     苏安然的眼泪也是哗哗哗直往下落,这几个小时,她一直躺在床上,将前因后果全都想了一遍,说到底,还是自己亲信了别人,才害了自己。

     “姐,对不起!”苏安然无比自责地说道。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只要你能忘掉宋易熙,好好地过日子,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苏慕容不停地给苏安然打气。

     苏安然不停地点头,眼泪也是不断地往下掉,她说道:“姐,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姐妹两人再次抱在了一起,哭作一团,到走的时候,苏慕容还是泪眼汪汪,她看着站在门口的沈渊,说道:“沈渊,下午你就留在这儿吧,我自己坐车去疗养院。”

     “姐,还是让沈渊送你,你现在还怀着孕,要是连你也出事,我会更难过的。”苏安然连忙说道。

     沈渊也是这个意思,自己出来前,莫释北已经三令五申,告诉自己不要离苏慕容半步。

     当下,沈渊也连忙说道:“夫人,还是让我送您过去,疗养院太偏僻了,你在那边也不好打车。”

     最终苏慕容还是点了点头,叮嘱苏安然好好照顾自己,这才离开。

     去往疗养院的路上,苏慕容心中还是五味陈杂,想着自己一家人,全都是因为宋易熙,弄得家破人亡,这口气她无论如何也要亲自讨回来!

     “沈渊,还有多久?”苏慕容不由地打了一个哈欠。

     现在即使自己什么都不做,也是十分疲倦了,好在身体并不显得笨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