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247章 很傻很天真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她也早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双手无助地抓着沈渊得到双臂,眼里满是痛苦。

     “沈渊,为什么,为什么啊!”

     苏安然哭哑了声音,眼里满是绝望之色,事到如今,就算她不相信也不行了。

     “好了,一切都会过去的,宋易熙本来就是个小人,只要你能彻底看清他是个什么东西,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沈渊也不再忍心对苏安然说什么狠心的话,看着苏安然一脸无依无靠的样子,他只能紧紧地将苏安然抱在怀中,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安慰道:“别哭了,安然,一切都会过去的,你还有那么多关心你的人在身边,不会有事的。”

     苏安然再一次放大了哭声,时不时还要举起拳头用力地砸几下,都被沈渊硬生生地给忍住了。

     可是苏安然的眼泪却是无法停止,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苏安然也终于停止了哭泣,昏昏沉沉地在沈渊怀中睡了过去。

     看着那泪痕我未干,宛若天使般容颜的苏安然,沈渊心如刀割,越是纯洁善良的人,越容易被人欺骗。

     宋易熙分明是利用了苏安然对她余情未了,才上演了这一幕。

     只是,让沈渊觉得有些奇怪的是,宋易熙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要不是这次苏安然流产,宋易熙还打算欺骗到她什么时候。

     而那边,宋易熙又是和李芸欣打得火热,压根不是真心想和苏安然在一起,可若是他有什么目的,这次流产了,他不更应该好好表现。

     一切实在是太扑所迷离了。

     苏安然一流产,宋易熙就撕破了脸,这中间,会不会有某种关联。

     一时间,沈渊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

     另一边,宋易熙望着手机上足足十几个电话,嘴角也不由地划过一丝讽刺的笑容。

     宋易熙一手端着红酒杯,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放眼望去是整个城市的繁华。

     此时,已经深夜,可是城市依旧热闹。

     他轻轻地摇晃着红酒杯,时不时轻嘬一口,想着之前沈渊给自己打的电话,还真是觉得好玩呢。

     这会儿,苏安然估计也是醒过来了,怕是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此时的她,应该很痛苦吧。

     感受到了被心爱的人欺骗和背叛的滋味,这就是当初她带给自己的痛苦,而他只不过是连本带利地还回去罢了。

     至于孩子么,以后一切都会有的。

     他不在乎!

     宋易熙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他冷笑一声,喃喃地说道:“苏安然,现在只是开始,是不是已经觉得很痛苦了,要是当你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流产也和我有关系之后,会不会直接疯掉!”

     说完,宋易熙又哈哈大笑起来,眼里却是一片冷厉!

     最近,苏慕容睡眠时间越来越长,明明很早就睡了,早上却是迟迟没有动静。

     苏慕容翻了一个身,正要继续睡的时候,却感觉到床边好像坐了一个人。

     苏慕容心里一惊,瞬间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莫释北正穿戴整齐坐在旁边,淡淡地望着自己。

     苏慕容心里咯噔了一下,连忙就要起身,一脸警惕地问道:“莫释北,你想干什么?”

     莫释北见她如此紧张,不由地笑了笑,伸出手拍着她肩膀说道:“睡好了?”

     苏慕容点了点头,虽然要继续躺下去,但眼里还是十分疑惑,问道:“这一大清早地,你看着我干嘛。”

     “这不是想你了么,要是没睡好,再接着睡一会儿。”莫释北一脸温柔地说道。

     苏慕容摇着头,却是不由地打了一个哈欠,最近她是越来越困了,明明刚睡醒,却还是哈欠连天。

     有时候往沙发上靠一下,本来只是坐坐,结果就是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想睡觉,都快变成猪了。”苏慕容取笑自己,说道。

     莫释北却是揉了揉她那乱糟糟地头发,笑着说道:“怀孕了,就多休息。”

     苏慕容点了点头,就听莫释北又说道:“等睡好了,待会儿我带你去医院,不过我先给你打个预防针,无论怎么样,你都不要着急。”

     苏慕容一听,眉头就不由地皱了起来,她早就觉得今天没什么好事情。

     “到底是怎么了?”苏慕容一脸严肃地问道。

     “你看你,说好了不着急,自己是孕妇这点还不清楚么。”莫释北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莫释北也是纠结了一夜,才决定要告诉苏慕容的,毕竟苏安然是她的妹妹,如今出了事,自然也是要去看看,要是自己真的一直隐瞒,只怕到时候苏慕容连自己都要责怪。

     苏慕容忽而觉得胸口有些难受,她不由地揉了两下,知道自己情绪是有些激动了。

     苏慕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平静下来,这才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吧,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莫释北点了点头,这才缓缓说道:“昨天晚上,安然大出血被送进医院,孩子没了,不过大人没事。”

     莫释北说完,便有些紧张地望着苏慕容,小声地提醒道:“慕容,你别紧张,至少大人没事。”

     “我们立马去医院。”说好了别紧张,可是事关苏安然,苏慕容又如何能不紧张。

     “慕容!”

     莫释北突然有些后悔,要告诉苏慕容这件事情了。

     可这会儿,苏慕容已经一头扎进了卫生间,并且锁上了门。

     等她再次出来,苏慕容已经准备好一切,直接对莫释北说道:“老公,我们赶紧去医院吧。”

     莫释北点了点头,知道这会儿就算是想拦也拦不住了,便说道:“那走吧,记得待会儿情绪放平缓一点,你也不想你妹妹还在医院里,自己也跟着住院吧。”

     一路上,莫释北都在不停地强调苏慕容要照顾好自己,千万不能激动,苏慕容也是耐心地听着,虽然觉得繁琐,但也知道莫释北是在关心自己。

     偏偏自己也是个暴脾气,要是真的激动起来,估计也没有人拦得住你。

     “老公,你有没有觉得,你有时候真的挺话唠的。”车上,苏慕容为了缓和气氛,不禁取笑说道。

     莫释北看了苏慕容一眼,显然很满意她现在的状态,便说道:“很好,现在还能开玩笑,那说明媚什么问题,待会儿去医院了,你可别崩溃了。”

     “放心吧,我没事的,我现在要做的是好好安慰安然,要是连我都激动了,估计安然就更没主见了。”苏慕容认真地说道。

     “你知道这点就好。”莫释北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

     等两人风风火火地赶到医院,正好看见莫释北端着一盆水走出来,看到两人这么早就过来时,便淡淡地点了点头,说道:“莫总,夫人,安然还在睡觉。”

     本来说好不紧张的,此时苏慕容还是忍不住拽住了莫释北的胳膊,一脸紧张地问道;“沈渊,安然的情况怎么样了?”

     沈渊朝病房里看了一眼,而后又将水盆坐下,三人才走到走廊上。

     “孩子就这样没了?”苏慕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前几天不是才检查,说孩子一切都好吗?”

     沈渊点了点头,这点也是他难以理解的地方,他又接着说道:“而且医生跟我说,就算安然这次不流产,以后这孩子也保不住,说是孩子在里面已经停止生长……”

     “什么,之前你们没有做检查的吗?”苏慕容一听,就有些坐不住了,这是医生的失误。

     沈渊也连忙跟着站了起来,解释说道:“该做的我们都做了,这些专业名词我也不懂,只是这次安然流产是真,她这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接受。”

     莫释北拍了拍苏慕容的肩膀,后者情绪才稍稍缓和下来,坐下来之后,苏慕容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说道:“沈渊,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渊不由地看了莫释北一眼,后者揽着苏慕容的肩膀,柔声说道:“苏安然一直和宋易熙暗中有来往,只不过我们一直不知道罢了,这次的事情,也是和宋易熙有关。”

     苏慕容一听,顿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她不由地看向了沈渊,似乎在求证这件事情。

     沈渊不由地点了点头,而后一脸愧疚地说道;“苏总,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的失误,我没有想到安然居然还会再次上当。”

     苏慕容心里有股火,可又不知道往什么地方发作,她看了一眼沈渊,问道:“那他人呢。”

     虽然有些埋怨苏安然背后干出这样的事情,可既然两人都在一起了,这时候苏安然最需要的,肯定是宋易熙。

     沈渊再次看向了莫释北,后者也没有吭声。

     苏慕容一下子就有些着急了,连忙说道:“你们倒是说话啊,这样都快急死我了。”

     “夫人,昨晚我就给宋易熙打过电话了,只不过对方并不承认和苏安然在一起,而且还说苏安然和肚子里的孩子早已经和他没有关系,让我们……我们不要再联系他!”

     沈渊说到最后,已经快没声音了。

     之后,沈渊又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将之前自己和宋易熙打电话的录音放了出来。

     苏慕容神经一紧,身子也不由地僵硬起来,听到宋易熙那幸灾乐祸地声音,苏慕容一下子就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