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77章 拒绝我?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这几天把她关在别墅里面,受煎熬的不仅是她,他也是。

     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心里越来越不安,每次和她在一起,她的一撇一笑会让他失神也会让他心慌。

     她是苏慕容的妹妹,前阵子他为了收购她的公司花了大量心思,但最后却被莫释北一一击破了,才短短今天便毁于一旦。

     这让他不安,害怕苏慕容会让莫释北抢走他的企业,虽说他不怕莫释北,但他怕一无所有。

     而苏安然的安静顺从……却让他感觉这是一场阴谋,她是苏慕容派来害自己的……

     皱了皱眉,正准备走时,忽然看到苏安然翻了翻身,身上的毛毯滑到地上,他轻轻叹了叹,走到床边捡起地上的毛毯,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心里忍不住一柔。

     替她盖好,伸手摸了摸他朝思暮想的脸蛋,指尖忍不住颤抖,忽然一股无名火窜入心头,他不允许苏安然欺骗自己,在这样付出后却得到的是她的假心,眸色一沉,他掐住她的下巴,低头吻上她的唇。

     原本是轻轻的触碰,后来忍不住加重力道,最后控制不住的啃噬,近乎疯狂的动作很快就让苏安然惊醒。

     “不……唔唔……不要……”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挣扎,苏安然拼命挥舞着双手去推搡他,宋易熙脸色一沉,抓过她的双手摁在头顶,动作慢慢变得粗鲁。

     意识到是他苏安然的反应更加激烈了,她大喊大叫的拒绝他的靠近,虽然这些与他而言是微不足道的反抗,但仍让宋易熙火气加重。

     “拒绝我?”

     宋易熙直起身子,眼底涌动着汹涌的怒火,看的苏安然忍不住颤抖,虽然害怕但她仍然瞪大眼睛紧咬着下唇看着他。

     “怎么不说话?”

     他看着她衣服死扛到底的模样,心中压抑数日的怒火终于可以全部爆发出来,他伸手掐住她细嫩的脖颈,一不小心就会毙命,眼底蹦射出摄人的寒光。

     苏安然看着他,因为她睡觉有开灯的习惯,所以此刻他扭曲的样子她看的一清二楚,看着看着,她忍不住哭了。

     眼泪就这么无知觉的从眼眶滑落,不知道是为她自己还是为这这几天来所受的委屈哭泣。

     宋易熙看到她无声哭泣,愣了愣,忽然气就消了一大半,看着她小声抽噎的样子,有些心疼。

     他伸手想替她擦眼泪,却被苏安然扭头避开,手碰到她微湿的脸颊,他忽然就笑了,“我都还没来得及发火……你怎么就哭了?”

     苏安然偏头,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却被他推开,她有些恼羞成怒的推开他,坐起来再次捂住自己的脸颊,双肩不停的颤抖。

     宋易熙见了,低叹一声将她揽进怀里,她有些气恼的挣扎了几下,他便耐着性子哄道,“怎么了?”

     苏安然哭了一会,忽然抬起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颤声道,“宋……宋易熙……你到底……什么意思……”

     宋易熙怔了怔,擦去她眼底的泪水,抿紧了唇没说话。

     苏安然自顾自的发泄着,伸手攥紧了他身上的衬衫,“你知不知道……我是克服了……好多东西……才选择和你在一起的?”

     “我知道……”宋易熙低声缓缓道。

     “不!你不知道!”苏安然情绪激动的大吼,声音微颤,“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的煎熬!你一味的只顾自己的感受……你一直怀疑我……怀疑我……”

     说着说着,苏安然开始哽咽起来,慢慢的泣不成声。

     宋易熙听了,很心疼,但却是淡淡的道,“这些……你都没和我说过。我和你一样也会徘徊……我每天都在猜你的心思,可一点都猜不透……我也很煎熬你知道吗?不是只有你一个人难受……”

     “不是的不是的。”苏安然哭着摇头,“你从来就没信任过我……我冒着和姐姐断绝关系的危险和你逃出来……结果呢?你把我困在这……暗无天日的,我连联系外界的资格都没有……你让我每天怎么能安心?”

     “安然……”宋易熙按着她的脑袋靠近自己的怀里,缩紧双臂将她拥紧,在她耳畔低声道,“这些你和我说,我就知道你每天都在想什么。我是信任你的,可我也有忧虑…你知道的……我以为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

     苏安然颤声说道,在他怀里眨了眨湿润的眼睛,眼底闪过一丝得意和悲哀。

     她到底还要牺牲多少……

     —

     苏慕容他们最后还是被云宜叫回宴会,她把药给佣人拿下去,边走边忍不住扯身上的披肩,不满道,“你看宴会里面有几个女人穿披肩的啊……”

     莫释北凉凉的瞟了她一眼,低笑着将她衣服弄好,视线扫过她胸前的起伏时,忍不住冷笑道,“你又看见宴会里面有几个女人穿的像你这么招摇视线的?”

     苏慕容本身就属于那种风情万种的女人,稍微打扮一下就能勾走大部分男人的魂,如今还袒胸**的给别人看……宴会上的人全部看她得了。

     “我这样怎么了?”苏慕容眨着无辜的眼睛看着他,摊开双手转了一圈不解道,“现在很多人都走这种熟女风线好不好?莫释北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腐朽!”

     “我腐朽?”莫释北眸色一沉,语气危险的问。

     意识到他生气了,她连忙讪笑着靠过去,“不不不,是我腐朽!穿成这样也蛮好的……夏天就要多穿一点是吧……”

     现在是炎热季节,室内开着冷气还好,一走到外面她又是长裙又是披肩的,不长痱子才怪。

     “知道就好。”

     见她识相,莫释北脸色微缓,一路沉默走到会场。

     “释北。”

     听到有人在叫他,他们看过去,只见何淑芳优雅的站在门口,一身浅蓝色的名媛淑女装衬的她的肤色雪白,说起来她今年也就才三十几岁。

     “过来一下,何姨有事找你。”

     苏慕容见他脸上有不耐烦的神色,扯了扯他的衣袖低声道,“不要再惹人生气了……去吧。”

     莫释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有些别扭的哼了哼朝她走去。

     苏慕容怎么从他表情中看到一丝委屈呢……肯定是错觉。

     见何淑芳把自己老公带走了,苏慕容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往里面走。

     “呀……”

     刚走到门口,不知道是谁窜出来把一杯红酒洒到她裙摆上,她都还没出声那人就叫了,苏慕容不悦的抬头,看到一张浓妆艳抹的脸。

     “对不起对不起……”李芸欣看到她这样,有些急迫的扯几张纸巾想替她擦一擦,“不如我赔你一条一样的吧……”

     苏慕容忽然记起上次去找宋易熙的时候看到过她,见得出她和他的关系好像很不一般。

     她冷冷的从她手中抽出自己的裙子,冷漠道,“不用,脏了的东西没必要留着。”

     说完她转身绕过她高冷的离去,李芸欣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

     “怎么了?”

     她愣了愣,见李致走过来,有些委屈的撇嘴道,“我刚刚不小心把酒洒到别人裙子上,我也不是故意的……但她好清高,心里有些不舒服。”

     “谁让我们芸欣受委屈了?哥肯定要替你出这口气。”李致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就那个穿绿衣服的女人。”李芸欣说着朝苏慕容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她朝里面走去,猜测道,“她好像是莫家的人……”

     李致看了一眼,忽然就笑了,“原来是她……”

     “哥,你认识她?”李芸欣扭头问道。

     “不认识……但印象深刻。等着,哥给你出气去。”

     说着李致就从服务生哪拿过两杯鸡尾酒,朝前面走去,留下李芸欣一人在后疑惑。

     苏慕容走到后面的时候迎面来两个女佣,她喊住她,“这里换衣服的地方在哪?”

     女佣朝前给她指了指,“少奶奶,前面第二间是间空房。”

     “去拿套新礼服给我。”

     “是。”

     说完她就朝前面走,打开房间看到里面是间卧室,应该是平时招待客人的地方,布置的倒是蛮华丽。

     她没有关上门就走进去,随便逛了逛,忽然听到推门的声音,她头也不回地道,“把衣服放到床上就行,出去吧。”

     李致愣了愣,随即意识到她把自己当佣人了。

     勾唇玩味的笑了笑,他把酒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慢慢朝她逼近。

     “我不是叫你们出去?”听到脚步声,苏慕容不悦的皱眉,随即怔住了,她猛的回头结果结果被李致捂住嘴巴。

     “唔唔唔……”她不悦的挣扎,眼睛一亮,张嘴就咬他的手。

     李致面不改色的任她发泄,等她松口后他在她耳畔低语,“苏小姐,你属狗的?”

     这一排排的牙印,啧,这女人还真狠。

     苏慕容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带着一丝警告,就在她要抬脚踹她的时候,忽然听到敲门声。

     “少奶奶,衣服带来了。”

     她一怔,随即推开他,对他警告道,“别说话!”

     李致耸肩,嘴角带笑的站在一旁。

     苏慕容走过去,从虚掩的门里伸出手,接到衣服后,她便把门关上,“好了你们下去。”

     “是。”

     拿着衣服甩到床上,她站在离李致最远的距离上,警惕的看着他,怒道,“我想李总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对于她这幅冷冰冰的样子,李致很是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