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 第三百三十六章 话不投机,再起杀机
最快更新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

    “乙木遁法!”

     清瑶散人心中顿时一凛,但手上却丝毫不慢,剑光紧跟着遁光飞洒出去,‘哗啦啦’一大片树木随着剑光的倾洒,摧枯拉朽般的被伐倒,但还是没能削到雁千惠的一片衣角。

     清瑶散人怎肯善罢甘休!

     七个人各自施展遁术紧追其后。

     凡人武者之间流传着一句话,叫做‘逢林莫入’,竟然是进入丛林中追踪敌人,因视野受到局限,非常的危险。但对于修行者来说,却是完全不同。

     雁千惠施展【先天乙木遁术】,莽莽丛林对她来说不仅不构成阻碍,反倒让她有一种鱼入大海般的自由自在。而身后的七个人就不同了,她们受到地形的影响,要么绕行,要么施展御剑术将前方的障碍物直接解决掉,虽然速度很快,但与雁千惠相比,还是慢了几分,但清瑶散人她们的速度也并没有慢多少,盯着雁千惠的背影紧追不放。

     雁千惠是一个人,快慢完全由自己掌握,但身后那七个人就不同了,刚开始的时候七个人还能抱团,很快就分为两个梯队——三个道姑一组、四个伪道童一组。但再追一会儿,七个人就追得由片变线了,前方那道碧色遁光不断地左蹿右掠,时隐时现,整个丛林就像她家的后院一般。

     几个呼吸之后,绕过一个小丘陵……再看前面,那道碧色遁光已经消失了,清瑶散人又气又急,还带着几分难以置信。回头看时,只看到两名道姑尾随而来,另外四个道童却不知道哪里去了。

     “他们四个呢?”清瑶散人发现只有她们三个人追上来了,不由得问道。

     “不知道啊,大概是走散了。”

     一名道姑也转头四处张望:“事发突然,他们还没等反应过来,你们便已经飞走了。他们赶不上,此刻大概还落在后面,我们等等看。大师姐,那个小丫头太滑溜了,不是跑了吧?”

     她指了指天下,意思是这一会儿的工夫对方可能已经离开这一地区了。

     “她不可能离开,只不过是躲起来罢了,一定是在这一带,说不定还有她的同伙。区区筑基期修为,成不了气候!”

     她当然有资格这么说,只是心中是不是真的那么笃定就不好说了,毕竟方才人家从她们面前大摇大摆地从容遁走。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 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 领现金红包!

     “大师姐,后面怎么声息毫无?”

     一抹不安的神情爬上另外两位道姑美丽的面庞:“他们四个恐怕……恐怕……”

     “咦!他们应该赶到的。”

     清瑶散人也心中悚然道:“糟!他们恐怕……出了意外,快,回头去找。”

     侧后方突然传来一声惊恐地惨叫,三名道姑顿时不加思索地循声飞了过去——

     这是一座风景绮丽的山谷,一线清溪蜿蜒而行,在阳光下发出粼粼波光,青翠的山峦之间充满了鸟语花香。

     在一片绿草如茵的山坡上,雁千惠双手抱膝坐在草地上,似乎沉醉在这美景之中,显得十分惬意。

     清瑶散人三名道姑从溪旁的树林中飞出来,一眼看到小溪对面山坡上的雁千惠之后,都不约而同的收起了遁术,站在那里警惕地打量着雁千惠.

     “你们来得也太慢了吧?”雁千惠站了起来,煞有介事地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泥土。

     “这一次你们为了稳妥起见,分了四路人马入山搜索,每一路都会有人热情接待,被遂一铲除……我看看,嗯,那四个假道童永远不会来了,只剩下你们三散人了。过来休息一下再论其它,现在你们的心情可不适于战斗。”

     清瑶散人知道大事不少,自己的同伴可能真的完了,这次倾巢追击,显然是被诱人陷井,大事休矣!

     但是,她难以相信的是,就凭这几个筑基期的家伙能让自己这些人如此狼狈?

     毕竟是三尸宗的高层人物,至少在对敌经验上不经雁千惠少,她示意两名同伴收敛心神,淡淡一笑:“雁道友,看来你的朋友不少啊。”

     “所以说,想要对什么人下手,必须要先了解对方都具备哪些人脉。譬如这一次,你们动杨家,没人理会,后来动李家和孙家,也没人出头呐喊,如果在动张家之前,你们能够用温和的手段解决姜海东,那后来的麻烦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了。”雁千惠笑嘻嘻地说道。

     “贫道不信姜海东、洛青书能够认识什么大人物。”一名道姑忍不住说道。

     “我的确不是什么大人物,我认识的人中,大人物也不多……但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朋友多。结果嘛,你们现在已经感觉到了吧?”雁千惠摊了摊手说道。

     “何必呢?雁道友,你们这一次已经严重打击了本宗在钦州发展的战略布署,我们不过是本宗的中层,一旦触怒高层,你们几个绝对挡不住雷霆一击的。”

     “真的呀?”

     “我无意吓唬你,这是事实。这样吧,我在门中地位不低,在钦州州还可以作得了主,尤其是正清观主被禹家抓捕之后,我是最高的负责人。这里的事,我承认其错在我,你已经替姜施主报了仇,本宗不再追究,彼此各走各路,不再寻仇报复,尊意若何?”

     “呵呵!我们已经离开,而贵宗却大举追杀。你的话有多少诚意?”

     “你们其实也无意离开,本宗不得不设法尽快赶你们走,因为本宗弟子打算夜袭禹秋成的住宅,你们不走,严重影响了本宗的行动计划。所以……”

     “你们要夜袭禹家?”雁千惠吃了一惊。

     “不错。正清观主是本宗宗主的亲传弟子,我们必须把他救出来。”

     “你们恐怕是错估了禹家的力量了。虽然禹秋成实力普通,但禹家的那些长老可不是摆设,你们的夜袭是不会成功的。”

     雁千惠不假思索地说道:“至于你说你能作得了主,只怕未必,据我所掌握的情报,你们三散人虽然地位不低,但这次从外面派来支援的强者中,地位和实力比你们三散人高的大有人在。我们且安心在此等候,不久之后,他们就可以赶来了。”

     “哦!你绝对不是普通的散修,你到底是什么人?”清瑶散人悚然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