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 第2960章 前任是个小绿茶19
最快更新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

    云初这个时候接罗正轩的电话不是,不接也不是,都免不了要让商缺多想。

     商缺扫了一眼云初的手机,看到了手机上留的名字,眸子微微一凝。

     云初见他已经发再也来电人是谁,要是这个时候不接,显得她心虚有事瞒着他似的,但要当着他的面接,他会不会又要多想了?

     正当云初在想接还是不接这个问题时,商缺发话了:“怎么不接?”

     “我觉得跟他没什么可说的。”

     “是怕我听见吗?我对你们的事没兴趣。”商缺酸溜溜的说道。

     明明就很在意,还要装出不在意的样子,他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好吧,既然你没兴趣,那我就接了。”云初笑着接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罗正轩冷傲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有事吗?”云初反问。

     罗正轩是不是忘了自己做过什么事了,居然还敢这么若无其事的质问她。

     “这段时间想的怎么样?如果你后悔了,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罗正轩显少有吃回头草的时候,他倒不是稀罕云初这颗回头草,只是他不甘心,之前喜欢他喜欢得要死的人,突然就说喜欢别人了,他接受不了。

     云初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表情有点哭笑不得,她提醒罗正轩,“再给我一次机会?给你一次整我的机会吗?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姓刘的是你安排的。”

     罗正轩微微一愣,就连商缺都愣了愣。

     商缺也怀疑这是罗正轩下的套,但是他想不通,罗正轩为什么要整夏宁溪,也就没有往深了想,但他没想到,夏宁溪竟然知道是罗正轩搞的鬼,那她怎么还能这么淡定。

     “那只是给你一点教训,让你长长记性罢了,你只要乖乖的,像以前一样,以后我还是会护着你,你想拍什么戏,我也能给你资源。”

     罗正轩给云初画了一个大饼,但云初却觉得他这个饼就是一个毒饼,硬塞给云初,云初都不会要。

     “呵,那照你这么说,我还应该谢谢你了?你给的这个教训,我记住了,我这个人,心眼贼小,睚眦必报,所以,找个机会,我一定会把罗总给我的教训,好好让罗总了尝一尝。”云初微笑着说出威胁的话,虽然她的面上看上去一点威慑力都没有,但商缺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她是认真的。

     “夏宁溪,你好样的,咱们走着瞧。”罗正轩啪的一声把电话就挂断了。

     云初撇了撇嘴,也挂了电话。

     商缺看着云初,她就这么当着他的面,得罪了罗正轩,那她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

     云初见商缺只是看着自己不说话,眨了眨眼,好奇的问道:“怎么这么看着我?”

     “你……”商缺你了一个字出来后,就没说话了。

     云初拧了拧眉,眼神更加疑惑了,而这时何天来了,说有事要找云初,让云初出去一趟。

     云初这段时间休息了挺长时间了,估计何天来找自己,是关于工作的事,云初点点头,跟商缺说了一声后,就跟着何天出去了。

     商缺是在云初出去之后,才发现云初的手机没有拿,但他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就没收回了目光,不过没过多久,云初的电话又响了。

     商缺看了一眼屏幕,又是罗正轩来电。

     这个人还有完没完了?

     商缺不想理会,但是电话却一直响个不停,商缺紧蹙着眉,按下了接听键。

     罗正轩不满的声音立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夏宁溪,我告诉你,得罪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最好给我想清楚了,你别到时候后悔,你要是后悔了,求着我找你,我都不会再看你一眼。”

     商缺挑了挑眉,心想这罗正轩有毛病吧,夏宁溪都拒绝他了,他还不死心,那之前给夏宁溪下套的时候,他怎么不想想,是不是在他看来,谁都得贴着他才是正常啊。

     商缺并不想理会这种神经病,罗正轩一直把他当对手在看,但罗正轩从来没入过商缺的眼,要不是因为夏宁溪,商缺根本不会把这个名字记住。

     这边商缺不回答,罗正轩那边更急了,他笑了,笑得很讽刺,“夏宁溪,你没病吧,之前说喜欢我,结果出了一场车祸,你就说你发现你爱的人还是商缺,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善变的女人,怎么着,经历一场生死,你就发现真爱啦?那你之前对我说那些话是玩我呢?我警告你,夏宁溪,没有人敢戏弄我,你敢耍我,我会让你知道耍我的下场。”

     商缺本来还在打字的手,忽然一顿,他的眉尖一挑,余光落到了手机上,罗正轩刚说的话,他每个字都听见了,原来夏宁溪还跟他说过这种话,可是她在他面前,却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不过就算她说了,他估计也不会相信吧,可是现在从罗正轩的嘴里说出来,商缺却是信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解释夏宁溪这段时间在他这里的表现了,她这是真爱上他了。

     商缺有些想笑,特别从罗正轩气急败坏的嘴里听到这话,他更想笑了。

     似乎是商缺不回话,罗正轩那边就不消停,于是商缺决定让他消停一点,声音低沉而醇厚的说了四个字,“我是商缺。”

     那边突然就死一般的沉寂了,商缺没有听到声音,还以为是断线了,可是看见电话还在通话中,他就明白,是罗正轩没说话。

     刚者不是说的挺欢吗?一知道他是商缺就不说话了,真没出息。

     那边大概沉默了两分钟,罗正轩才开口:“夏宁溪呢?夏宁溪在哪里?”

     “她有事出去了。”商缺淡淡的说道,那语气随意的好像夏宁溪就是他的家里人似的。

     “为什么手机会在你这里?”罗正轩现在气到想爆炸,但是面对对手,他还是要尽量保持风度,绝不认输。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商缺本想说是夏宁溪把手机忘在这里了,但是他一想,何必跟罗正轩解释的这么清楚,他有什么立场质问。